第1234章 五生五世谣

作者:我是墨水 | 发布时间:2018-07-28 00:00 |字数:17971

    石室山上,欢声如潮,无数本就信仰道德真君的修士纷纷拜了下去,以最虔诚的姿态欢迎宁凡的到来。

    在世人眼中,宁凡是修真界的楷模,是北天的道德标尺,是仙路尽头最后的净土,是一个从远古活到今日的功德无量仙!

    日行一善唯我赵简,这口号可不是说说而已,而是当真付诸了实践!

    君不见,多少北天大能得到过宁凡的帮助,对宁凡视如神明,尊为信仰!

    眼见欢声越来越热烈,宁凡哪还记得击杀棋尊者的愤怒,只有满腹的无可奈何。

    他从来不是什么道德楷模,更加不是什么远古大修,可偏偏,北天的舆论将他吹上了天,这些人还真是正邪不分啊。

    正无奈时,忽有一人骤然降临,带着一阶准圣的庞大气势,此人正是之前出言,让宁凡手下留情之人!

    这是一个比棋尊者更加肥胖的老者,他踏着星空而来,所过之处,星空之上皆留下了福泽光芒的脚印。

    石室山群修原本都在欢呼,一见此人到来,那欢声瞬间压了下去,渐渐不可闻了,显然是忌惮此人的来临。

    有见多识广的修士一语道破了此人身份,此人不是旁人,正是棋尊者的师父——福泽真君!

    福泽真君目光直指宁凡,眼中带着滔天怒火。

    他明明已经出言,让宁凡手下留情,放棋尊者一回,宁凡却将他的话当成耳旁风,硬是将棋尊者杀了!

    名义上,他将棋尊者收为徒儿培养;实际上,他对这个徒儿大有所图,眼见棋尊者身死,焉能不恨!

    倘若宁凡真是一个远古大修也就罢了,说不得他要吃下这个哑巴亏。

    可问题是,宁凡是远古大修吗?普通人看不穿宁凡深浅,似他这等准圣却早已算尽一切!骤闻世间多了一个远古大修赵简,福泽真君曾特意祷祝苍天,以无量福泽进行推演,得出的结论是对方压根不是什么远古大修,而是一介仙王小辈。

    所谓的远古大修赵简,根本只是世人的误解、穿凿附会!

    被一介仙王小辈杀了徒儿,他,需要忍耐吗!

    “嗯?这是怎么回事!”

    福泽真君神念带着盛怒,朝着宁凡一扫,这一扫,却发出了一声轻咦。

    他早就卜算过宁凡的修为,从前的宁凡应该是一名仙王无疑,可此刻再看宁凡修为,他竟看不出宁凡深浅了。

    不知为何,此时此刻的宁凡,一身修为竟如同两个大圆两世重叠,带给福泽真君深不可测之感。

    看不穿!

    他堂堂准圣,竟看不穿敌人的修为!

    按理说,就算面对真正的远古大修,也不可能出现这种情况,倘若真出现了类似的事情,只有一种解释:对方有特殊手段遮掩修为!

    “雕虫小技!此子定是用了某种手段,故而才令我看不穿深浅,如此故弄玄虚,岂不是更加证明此子不敢当着外人暴露真实修为?不会错!他不是一个远古大修,他只是一介仙王!”

    念及于此,福泽真君也不在意宁凡修为上的古怪了,一抖拂尘,朝宁凡居高临下道。

    “竖子好胆!本君长乐山福泽仙,你所杀棋娄,乃是本君之徒!你杀我长乐山门徒,必须给本君一个交待吗!识相的,便乖乖跟本君回长乐山受刑伏法;若敢不从,休怪本君令你元神消散于顷刻,死于万仙之前!”

    说话时,福泽真君负手而立,仿佛前辈高人一般,俯视宁凡若蝼蚁。

    他的口气狂妄无边,仿佛抬手就能灭杀宁凡数十次,数百次,有着十足的自信!

    此言一出,石室山上顿时一片哗然!

    现如今,整个北天都认定宁凡是一名远古大修。福泽真君呢?貌似只是一个一阶准圣吧?一阶修为的福泽真君,居然敢对大修修为的宁凡出言不逊,这一幕怎么看都有些不自量力!

    难不成这福泽真君坏事做多了,把脑子弄傻了?否则怎会说出如此不智的话语!

    “呵呵,道友的口气倒是不小,只不知,道友是否有那个本领,让宁某死于顷刻…”

    宁凡徐徐上前,福泽真君庞大的准圣气势,对他没有任何威胁;反而是他的气势一步步提升着,生生压了福泽真君一头,惊得福泽真君面色微变!

    宁凡又不是第一次面对一阶准圣了。

    一阶准圣,他也杀过!

    “此子好强的气场!”

    福泽真君略感惊讶,但也仅此而已。气势这种东西虚无缥缈,又不是不能作假,有不少神通秘术都能提升气势,单福泽真君知道的就有上百种。

    宁凡的气势,吓不倒他!

    无论此子搞出多少假象,都掩盖不了他只是仙王小辈的事实!

    “哼!看来你是不打算跟老夫走了,既如此,老夫便教你知道,得罪一名准圣的可怕!”

    福泽真君陡然一喝,将宁凡压迫在他身上的气势震散。

    而后伸出食指朝天一指,石室山天地间,顿时现出一方玄气逼人的先天古镜,足有半山之高!

    这是要开打的节奏啊!

    眼前石室山即将沦为准圣大战的战场,棋战哪里还能进行下去,棋士也好,看客们也要,一个个匆匆朝着外海撤离,想要远远离开石室山,以免遭到波及。

    “元瑶宫主,小蛮姑娘,还有其他几位姑娘,请随我等撤离此地!”是海沙大帝、桃李真人等一大批赵简信徒,想要护送北小蛮母女撤离石室山。

    元瑶活了一辈子,还是头一回被仙帝抱拳行礼,恭敬对待,内心感到的震撼可想而知。

    她更加震撼的,是在座之人对宁凡的称呼。

    远古大修赵简…

    她连宁凡是否拥有仙王实力都感到怀疑,可现在却有人告诉她,宁凡是一名远古大修…

    “诸位前辈是否弄错了,宁凡他修道时日尚短,晚辈与他数百年前初识时,他不过是个化神修士,怎会是诸位口中的远古大修…”元瑶还是感到难以置信!

    同样感到难以置信的,还有北小蛮四姐妹!

    “是他!他不是楚家难民里,数蘑菇的那位疯公子么,连神智都不清醒了,怎会是远古大修…”北诗。

    “远古大修?这中间一定是有什么误会!他未成仙时,晚辈便和他打过,那时的他弱得可怜,怎么可能是什么远古大修!”北清寒。

    “不敢隐瞒几位前辈,这位公子斩凡化神还是晚辈亲自主持的,他,他不可能是远古大修的…”北璃。

    “他是晚辈从辟脉修为看到大的,怎么可能是远古大修嘛,一定有什么地方搞错了,对,一定是这样!”北小蛮。

    见北家母女越说越离谱,海沙帝和桃李真人相视一眼后,皆看到了对方眼中的无奈。

    看来赵简前辈瞒这家母女瞒得很深啊,堂堂远古大修,怎可能修为尚短,又怎可能被人从辟脉看到大…

    “老夫以人格保证,赵简前辈真的是一名远古大修…”海沙大帝话语刚落,天地间陡然生出一道雷霆,将他狠狠劈中。

    海沙帝身为仙帝,倒也不至于被普通雷霆劈伤,但多少有些莫名奇妙。

    他这是在以人格保证,又不是以人格撒谎,天雷为何要劈他,真他娘的天道不昌,居然胡乱劈人!

    “老夫也愿以人格保证,赵简前辈仁义之心真实不虚,若有半点虚假,便教老夫不得好…”桃李真人的最后一个‘死’字还没有说完,又有一道天雷轰隆一声,劈中了他,似在惩罚他乱发虚假誓言。

    “可恨!天道无故劈我,当真是苍天无眼!窥一斑而知全豹,当今之世,天道已乱,世道更是猖乱,而乱世必出英雄,难怪赵前辈会选择在如此时刻重入红尘,拯救苍生,这份兼济天下之心,真是令晚辈神往!”被雷劈了一下,桃李真人反而更加崇拜宁凡了。

    “算了,诸位夫人如若不信,便用自己的双眼验明真相吧!赵前辈与福泽老贼的斗法便在顷刻,只消得前辈三五下解决了福泽老贼,诸位夫人定会相信前辈的无敌修为!”海沙帝、桃李真人齐声道。

    “诸位前辈误会了,晚辈等人不是他的夫人!”北小蛮倒是不必解释,可元瑶和她那其他三个女儿,一听两位仙帝前辈唤她们为夫人,登时乱了分寸,各怀心思地解释了起来。

    海沙帝、桃李真人哪有闲心和几位妇人闲扯!众赵简信徒匆匆将元瑶等女护送出石室山范围后,便纷纷散出神念,关注起宁凡与福泽真君的对决,不少人更是满含着感动的泪水,在观看这一场惊天动地的准圣大战!

    令这些人感动的,并不是对决本身,而是宁凡不惜违背天条律令,也要为北天除害的决心!

    棋尊者,平生祸害了不知多少个北天女修,算得上北天一小害!

    福泽真君,平生不知算计了多少北天大能,算得上北天一大害!

    前辈当街杀人,固然触犯天条律令,于名声有污;可前辈并非是为了一己之私杀人,而是想要匡扶正义,想要替北天除去两大祸害!

    这是何等的正气凛然!

    这是何等的刚直不阿!

    侠以武犯禁,可侠之大者,莫过于替天杀贼!

    世人无论修为多高,都只配称作修士,唯有前辈才能称作真正的仙侠!

    …

    转眼之间,整个石室山被清空,成了宁凡、福泽真君的战场。

    宁凡感到很惭愧。

    本来有他相助,小蛮是可以在第二轮夺魁的。可他偏要一怒杀人,结果生生将这场石室山棋战搞砸了。

    这是他第几次不顾场合暴起杀人了?。

    也罢,事已至此,等斩了福泽真君,再向小蛮好好道歉吧。

    “好个狂妄的小子,面对本君这等准圣,居然还敢失神去想其他事情,莫非你还真以为自己是个远古大修?哈哈哈!可笑,可笑至极!急急如律令,照见真实镜,速速现形!给本君照出此子所有伪装,让他在世人面前原形毕露吧!”

    随着福泽真君一声敕令,那面半山之高的铜镜顿时散出刺目的福泽光芒。

    这是一件先天下品法宝,虽是先天下品,但却有一个极为阴损的能力,那就是照出敌人的真实面貌,并通过攻击镜中的真实倒影,从而反馈给敌人本体巨大伤害。

    若是熟知福泽真君底细的北天准圣,定然不愿被此镜照中,会加以躲避。

    可宁凡并不知此镜底细,所以他很无奈的被此镜照到了。

    霎时间,镜中呈现出宁凡的真实之影。

    和普通人只能在镜子里呈现一种倒影不同,宁凡居然能呈现两个倒影!

    第一个倒影,是一个脚踏诸多准圣、仙帝尸身的金神,至于更弱之人的尸身,则早已化作尸山血海,呈现在镜中,足可见这金神平生杀戮了多少生灵!

    第二个倒影,只是一个辟脉修为的魔头少年,但这个少年更加可怕,脚下竟踩着十多个圣人的人头,在他身后,有一整个中等仙国血流成河!

    “古怪,此子的真实之影怎会有两种,且居然一种比一种荒谬!”

    福泽真君十分不爽!

    因为他的真实宝镜,居然罕见地出了错!

    宁凡小儿怎么可能拥有两种真实之影!

    又怎么可能杀过那么多准圣仙帝!

    更加不可能以辟脉魔身,屠过十多个圣人…因为末法时代根本就没有圣人!

    而宁凡偏偏又不是什么上古修士!

    所以可以肯定的是,这些真实之影全部出了错,全部不可信!

    “也罢,既然镜子出错,便不用此物攻击此子好了,换一件宝贝吧!急急如律令,悼亡人偶速速现形!”

    福泽真君收了宝镜,转而取出两个相貌诡异的人偶,朝天地间祭出。

    人偶迎风而长,化作两个死气冲天的泥人,两个泥人皆是童子模样,一经恢复原形,立刻互相拍手,唱起了阴森森的童谣。

    这些童谣其实是诅咒攻击,可以凭借诅术将敌人生生咒杀!

    要不怎么说福泽真君是北天一害呢,所用手段里面,就找不到一个堂堂正正的神通,全是一些歪门邪道、阴损伤人的手段,而阴损手段,往往最不易防备,最易伤人。

    “诅术么…”

    宁凡眼中青芒一闪,便看出了那两具悼亡人偶的底细,这两具人偶,只是两具实力低微的傀儡,但由于暗含诅咒手段,故而颇具伟力,不可小觑。

    他甚至看出,此物隐约之间,和北天祖帝悼亡大帝有一丝因果存在,上面更似乎还有其他因果,但却早已湮灭在轮回长河,再难看清。

    此物应该曾归悼亡大帝所有,却在悼亡大帝死后几经辗转,落入福泽真君这等宵小手中。

    宁凡不惧诅术,所谓的诅,其实就是一种因果攻击,只要隔绝自身因果关联,则不会受到任何伤害。

    倘若是被修为高出自己的人诅咒,宁凡应对起来绝不轻松,可福泽真君只是一个一万两千劫法力的准圣,这等准圣想要诅咒宁凡,难如登天!

    宁凡本有十足的信心不被悼亡人偶所影响。

    岂料,这悼亡人偶唱出童谣的第一时间,他便不由自主被其影响了。

    并非因为这两具人偶的诅咒厉害!

    而是因为这两具人偶唱出的童谣,太过匪夷所思,令宁凡不由自主想要倾听下去!

    “你拍一,我拍一,蝴蝶焚翅九万里。”

    “你拍二,我拍二,姑娘佛前割小辫儿。”

    “你拍三,我拍三,共工撞倒不周山。”

    “你拍四,我拍四,昙花魂断韦陀寺。”

    “你拍五,我拍五,五灵棋局镇魔骨。”

    “你拍六,我拍六,剑祖命丧傲来洞。”

    “你拍七,我拍七,神树苏醒逆圣惊。”

    “你拍八,我拍八,此花开尽更无花。”

    “你拍九,我拍九,逆樊一怒苍天朽。”

    “你拍十,我拍十,碧落黄泉两不识。”

    随着童谣声声入耳,宁凡眼中有了茫然,茫然之后,却是骤然咳出鲜血,被诅咒伤到了元神。

    并非是因为诅术厉害,这是他自己做出的选择,想要听完全部童谣,便需要承受诅术,付出代价。

    些许代价而已,宁凡根本不在乎,以他庞大气血而论,刚才受到的伤势,不过算是九牛失了一毛,根本无足轻重。

    可他的内心,却自童谣响起的一刻,再也无法平静!

    这些童谣,他并非句句都能听懂,但却对其中几句极其在意!

    蝴蝶焚翅九万里…这蝴蝶,莫非说的是他?又或者另有所指…

    剑祖命丧傲来洞…他不知傲来洞是哪里,但却听得懂剑祖两个字,更听得懂命丧是何意思。

    逆樊一怒苍天朽…逆樊这个名字,他同样不是第一次听说了。

    碧落黄泉两不识…听到这一句的瞬间,不知为何,宁凡的脑海里,浮现的却是另外一道声音。

    【找不到,上穷碧落下黄泉…为何还是…找不到。】

    【我找遍了红尘的花,每一朵都似你,每一朵都不是你。】

    宁凡感到了一股万古沧桑的悲哀,更感到了…蚀骨的痛。

    眼见宁凡咳血,福泽真君顿时面露不屑之色,愈加确信宁凡只是一个仙王小辈。

    倘若宁凡真是远古大修,怎可能被这等雕虫小技伤到,弱!真是太弱了!

    “悼亡人偶,加大诅咒,给本君灭了这个仙王蝼蚁…嘶,怎么回事!悼亡人偶,急急如律令,快遵本君之令!不可能?!悼亡人偶居然失灵了!嘶!这…这是黑月!”

    在福泽真君不可置信的目光中,宁凡只摇摇一指点出,两具人偶便通通失去了控制,朝着宁凡飞去。

    并在飞去的同时,两具人偶的头上,现出黑月的标志,那是中了北天祖帝悼亡之术的标志!

    悼亡之术,天下无解,若见黑月,逆之则灭!

    这种手段,只能对付实力较低的傀儡,由于这两具人偶并非什么高深傀儡,故而轻易便可奏效,可将之直接掳获!

    “你、你究竟是什么人,为何会北天祖帝的悼亡术!”福泽真君既惊且怒。

    “我有什么必要回答你,你,算个什么东西!”

    宁凡随手将两具人偶收入储物袋,再看福泽真君时,如同看待一个死人!

    他的眼中带着前所未有的杀机,但那杀机,其实并非真的因福泽真君而起,而是因为那首莫名其妙的童谣。

    只能说福泽真君倒霉,撞上了宁凡心情最不爽的时刻!

    那首童谣似乎意有所指,可宁凡听不懂,听不懂…

    虽然听不懂,但他的心却随着童谣而悲,而怒。悲痛时,恨不能将自身一道灭去;愤怒时,则恨不得将苍天宿命全部掀翻,全部踏平!

    “竖子安敢辱我!”福泽真君勃然大怒!

    他堂堂准圣,竟被宁凡骂成不是东西,颜面何存!

    他想要杀了宁凡泄愤,于是抬手祭出四尊先天下品的黑莲!

    这黑莲也不知是个什么宝贝,四莲合一的气势,竟不弱于先天中品法宝了!

    可到底不是真正的中品法宝!

    宁凡理都不理这四尊黑莲,一拍储物袋,将龟蛇形态的真武残剑祭出。

    但见寒光一闪,四尊黑莲竟被一个照面斩碎成齑粉!

    真武残剑的威能简直太凶残了,是能与先天上品法宝一战的至宝,根本不是普通准圣可以拥有之物!

    “竟是先天上品剑!”

    福泽真君眼中有了一霎的惧色,但旋即便被贪婪填满!

    此剑威能固然可怕,但也得看是谁在用剑!

    倘若是同级准圣在用剑,不,就算只是那种半圣在用此剑,福泽真君都不敢正面迎战,否则必吃大亏。

    可谁叫用剑的人只是仙王小辈呢…

    他百分之一万的确定,宁凡只是仙王境界,则就算宁凡法力再多,也不足以令他生惧!

    而一旦杀死宁凡,这件堪比先天上品的宝贝便归他所有了,日后他还不是在北天横着走!

    “想不到,想不到啊,你区区一介仙王,竟能逼得老夫现出万古真身,你今日便是死在此地,也足以自傲了!福泽真身,现!”

    福泽真君展开真身,化作一尊百丈之巨的肥胖巨人,气息暴涨了千劫!

    那巨人五绺长须,头戴官帽,身着蟒袍玉带;左手持玉如意,右手则持一长幅,长幅上写着“天官赐福”四个字。

    玉如意也好,长幅也好,居然全都是先天中品法宝,端得是厉害!

    “蝼蚁小儿,你有什么资格和本君斗!本君攻有福神如意,可吸收天下福泽,攻你一身;守有天官长幅,只要福泽不尽,便可立地不朽,甚至不受天劫加身。本君一身所搜集的福气更是绵延无尽,便是二阶准圣也杀我不得,你何德何能,居然敢招惹本君,真真该杀!”

    福泽真君一抬手,打下福神如意,霎时间,天地福泽好似全部被此如意吸引而来,化作无数如意巨影,轰然砸落。

    “你若是福,我便是…祸!”

    宁凡魔目一闪,滔天煞气释放而出,竟只凭煞气,便挡下了福泽真君的无尽福泽攻击!

    那是何等滔天的煞气,杀过仙帝,杀过准圣,所屠之辈,更是不止一人!

    “这、这厮难道是从封魔巅走出的魔头,否则怎可能有如此可怕的煞气!”

    福泽真君的福神如意根本伤不到宁凡半点!

    他修的是福神之道,欲养福泽,必须躲刀兵,躲灾劫,躲魔头,躲红尘,一旦沾染上秽物,便会自损福气。

    宁凡这等魔头,恰恰是他的最大克星,纵然宁凡修为不如他,也可凭借此等克制将他击败。

    而现在…

    宁凡不仅法力远胜他,就连法宝也是远胜!

    若再加上一身魔念对于福气的克制,宁凡今日斩杀福泽真君,绝不比斩杀半圣更难!

    一剑!

    十剑!

    百剑!

    宁凡频频祭出真武残剑,福泽真君空有无尽福泽,却也只能在真武残剑的攻击之下苦苦支撑,以天官长幅勉强防御,根本没有一丝空暇做出反击!

    每抵挡真武残剑一次攻击,天官长幅上的墨字便会黯淡少许。

    百剑之后,天官长幅上的墨字彻底消失,威能丧尽,福泽真君再无手段抵挡宁凡的攻击,只能以自身的无尽福气直接抵消宁凡的攻势!

    如此一来,宁凡每出一剑,福泽真君的福气便会被斩断数尺!

    他的福气越来越少,又数百剑之后,宁凡终于斩尽福泽真君的一世福气,真武残剑当空而落!

    “不好!”

    此时此刻,福泽真君已经被宁凡吓破了胆,哪里还有勇气和宁凡一战!

    他想要逃跑,可宁凡一指定天术,直接将他定在原地,再将真武残剑打出,他的一条手臂便被斩了下去。

    “这贼子竟还会东天祖术!他竟同时得了两天祖术!”

    福泽真君脸色难看的可怕,宁凡既然会定天术,他想要从此地逃生,若无宁凡许可,几乎没有任何可能!

    更糟糕的是,他骇然发现,自己被宁凡斩断的手臂竟然无法重塑,仿佛永久失去了一般!

    那无法愈合的伤口,简直就像是之前宁凡斩出的永裂星空!

    天道误我!天道误我啊!你为何要告诉我此子只是仙王小辈,他或许真是仙王修为,但却比很多二阶准圣还要可怕!

    “道、道友息怒,本君,不,贫道今日所有得罪,都愿做出补偿,还请道友高抬贵手,饶贫道一回…”

    福泽真君终于服软了。

    可宁凡压根不作理会!

    他的人生信条,是对任何大敌斩草除根,似福泽真君这等祸害,一旦放走便是纵虎归山,唯有斩草除根才最为稳妥!

    今日之事反正已经闹大了,他便索性放开手脚,在这遗世宫立一次魔威好了!

    要让遗世宫上下,再也不敢轻视元瑶、小蛮!

    要让所有算计过元瑶、小蛮的人,付出代价!

    “阴阳五剑,出!”

    宁凡再度斩落真武残剑,只不过这一回,并非单纯释放法宝之威,更用上了乱古传承里的绝学!

    和从前不同,如今的他,真正有了修炼阴阳二气的渠道,于是他所使出的阴阳五剑,好似注入了两世之威,威能远非从前可比!

    天剑斩运!

    地剑斩势!

    人剑斩命!

    神剑斩道!

    鬼剑斩念!

    阴阳五剑,无物不斩!福泽真君用尽一切防御,可所有的防御在阴阳五剑面前,都只是徒劳!

    他的一身肥肉,被阴阳五剑削尽,只剩骨架!

    他一身道行,被阴阳五剑削尽,一路从准圣修为,跌落到辟脉,再最终跌落为凡人!

    他的识海被五剑劈碎,他的意志被五剑劈碎,他的道念被劈得四处消散!

    人死如灯灭,轮回吹复燃,仙死如念散,此生不复还。

    仙死,其实也不是真正的消亡,仅仅是道念消散罢了。

    但此刻,宁凡的阴阳五剑竟是要在道念消散的基础上,再杀福泽真君一层,如此一来,便造成了真正意义上的第三步死亡——归墟道灭!

    并非直接的道念消散,而是令道念灭后,归于来处,回到原点。

    如此,则此人万世轮回重新开篇,纵然再有轮回之机,也无法再沿着大圆之路,轮回到此时此刻。

    “可、可恨,君子之泽,五世而斩,倘若不是你手段厉害,斩得我福气无法再生,我必可获得五次重生机会…”

    福泽真君带着无穷遗憾,咽下了最后一口气。

    若他遇到的不是宁凡,纵然被人造成第二步层次的斩杀,也可拥有五条命。

    可他遇到的是宁凡。

    他所遭受的,是来自第三步的死亡…五世而斩,无用。

    莫看宁凡和福泽真君斗了上千剑才将之斩杀,可要知道,宁凡的出剑速度是十分快的!

    虽说真武残剑对法力消耗极大,操控不易,可谁叫宁凡与真武残剑默契度高呢,一息斩个一二十剑还是很容易的。

    这意味着,宁凡从斩出第一剑,到完全斩杀福泽真君,只用了百息不到!

    百息,真正意义上灭杀一个准圣,令其无法逃遁、重生,这是何等的强势!

    唯一可惜的是,为了真正斩杀福泽真君,而不是给福泽真君五斩脱逃的机会,宁凡并没有将福泽真君炼制成中等葫芦血灵。

    甚至没拿福泽真君炼制万灵血,而是直接将福泽真君斩成了虚无,来血沫都没有剩下。

    由于没有足够生祭,连炼制不灭鬼卒都没有进行尝试。

    好在倒是收获了福泽真君装满阴损宝贝的储物袋,倒也不算一无所获吧。

    …

    “胜了!赵前辈为我东天除了一大害!他斩杀了福泽老贼!”

    “百息斩准圣!且福泽老贼赖以保命的五世而斩都来不及用出,这是真正意义的陨落!”

    “前辈手段通天,这便是远古大修的手段吗!”

    “那宝剑当真厉害,堪比先天上品法宝,果然也只有前辈这等巅峰存在,才配使用如此重宝吧!”

    石室山附近海面上,惊声四起,无数仙修被这场荡(轻)气(易)回(碾)肠(压)的准圣大战感染!

    更有一些赵简信徒,蜂拥到宁凡身边,激动不已提问道。

    “前辈,请你告诉我们,你究竟是出于什么目的,才斩杀了福泽真君师徒?”

    这个问题,宁凡决定如实回答。

    “为了一时私愤。”

    是啊,他是为了私人恩怨,才干掉了棋尊者;又是为了泄愤和斩草除根,才干掉了福泽真君。

    杀人的理由绝对算不上高大、伟岸。

    宁凡心道,他这次都当众泄愤杀人了,应该不至于再被当成是道德楷模了吧。

    可他错了。

    当一个人把你当成偶像崇拜时,即便你在田里拉翔,别人也会认为你是在做好事给人施肥。

    “前辈真是高风亮节!定是不愿接受惩恶扬善的美名,故意编了一个理由!”

    “前辈宅心仁厚,急公好义,行事果断,嫉恶如仇;偏又胆色过人,心思缜密,意志坚定,高洁如云…”

    “古来多少大德士,独你全真第一人!”

    “前辈音容已杳,流芳百世!精神不死,风范永存!灵魂驾鹤去,正气乘风来!良操美德千秋在,高节亮风万古存!”

    “混账!是谁刚刚用挽联的话,夸赞了前辈,给老子站出来,看老子削不死你!”

    看着眼前吵成一片、满口真心赞扬的北天仙修,宁凡真是尴尬到不行。

    他这个道德真君,难道还得一直做下去不成,连暴起杀人都不足以改变旁人对他的荒谬看法?

    呵呵,老魔若是知道他不仅没有弘扬黑魔派的魔名,反而混成了北天第一道德楷模,怕是得把他骂的狗血淋头…

Copyright © 2018 天龙八部小说阅读网 All rights reserved.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色情小说,一经发现,即作删除!举报邮箱:88888888@qq.com

本站所收录小说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于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客服邮箱:88888888@qq.com QQ:888888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