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六十七章

作者:离子木 | 发布时间:2018-08-13 21:10 |字数:5229

    夏樱瞧着司徒青怜像孩童一般灼灼的目光,不忍拂她的意思,安慰道,“不会的……景枫对你不一样。”回想了一下景枫的神态,夏樱诚实的说道,“对于我,对于司白,他眸光里都是透着算计的,可看你时是不一样的……”

    “你在哄我?”司徒青怜有些生气地放开夏樱的手,仰头又饮一口酒,这一次,那酒葫芦见底了,“你哄我做什么,我又不是小孩子,你哄哄我,难道我就开心了不成?”

    “我说真的。”夏樱又重复了一遍,“我一般不会骗人的……”

    “真的?”司徒青怜眨巴着眼睛,有些兴奋,又有些不敢相信。

    饮了酒后,司徒青怜梨花白一般的脸上染了几分红晕,犹为娇美。

    夏樱又一次点头,“真的。”

    听到这个回答,司徒青怜笑弯了眉眼。

    打了一个酒嗝,司徒青怜晃了晃已经空掉的酒葫芦,顺手把掌心的那个空葫芦反手朝天上一丢,看着它滚到一边……

    好一会后,司徒青怜才道,“夏樱,梅易……呀,你脖子上怎么也有一个葫芦?真好看。”

    也不知道,她是不是有意岔开话题的,提了一个梅易之又轻轻地避开。

    瞧着那个小小的只有拇指大小的七彩葫芦,司徒青怜伸手想去摘夏樱脖子上的小葫芦……

    没等夏樱反应过来,她自己的身子已经先一步躲开了!

    不知道为什么……对于这个属于陌生人的玉葫芦,她却喜欢的紧,冥冥中有一种不能放手的执念。

    司徒青怜在后宫那么多年,而且深得人心,总是一个有眼色的主,见夏樱这样的动作,便不敢再染指这葫芦了,连眸光也别开了。

    两人沉默了一会,夏樱为了打破这尴尬,这才放开紧据在手上的七彩葫芦,低低地问道,“你刚说梅易之什么?”

    “我说了么?”司徒青怜皱皱眉,想了一会,伸手在自己额头上拍了一下,“对了,我要说什么来着?怎么就忘记了?看我这记心。”

    虽然想知道梅易之的事,但夏樱也不催促……

    而且,司徒青怜是聪明人,两次岔开话题,未必没有计量。若她不愿说,那夏樱问也问不出什么有价值的东西的。

    “我想了好办天,楞是没有想出来呢。”司徒青怜苦着脸,“我还没老呢,怎么记心越发的不好始了?”

    “……”夏樱看她的态度,也不再问了。

    司徒青怜朝前走了两步,蓦然回头,一下子瞧见了夏樱包着银器的粗麻布,“你买了玉石珠宝,是送给小桐的么?”

    夏樱点点头。

    司徒青怜又问,“那你有没有见着踘晴?”

    “见着了……我还欠她八十两银子呢。”夏樱说到这里又是一阵肉疼。

    她当成零花钱的银票啊……全都是从慕臣那里赢的!其他的嫁妆之类的,早就搬回大夏了。

    想当初,也是从慕臣那里赢得万两有余的,已经不少了,可现在呢,身边没剩下多少了……着实已经可以称得上穷了。

    这银钱,怎么那么不禁使?夏樱皱了皱眉头。

    正想着,司徒青怜却噗嗤一声笑了,“巧了,巧了!你欠她钱,而我又欠你酒钱,现在好了……大家都扯平了。”

    眼见夏樱一脸不明的样子,司徒青怜笑眯眯地解释道,“夏樱,你不知道吧……这拙匠店可是我的的店。拙匠之名是我取的,那浑成清迥的字样更是我提的!”

    “你的店!”夏樱确实吃了一惊,她一直以为那老板娘是踘晴。

    “是我的店啊!”司徒青怜笑眯眯地说道,“我九岁生日的时候盘下的铺子,那时候才是一小个店面,都快倒闭了呢,我记得我只花了八两银子就盘下来了,不过……后来我才知道,这店之前欠着三百两银子呢,那时候我还不大,哪有那么多钱,母亲还活着,她用嫁妆给我还的……你不知道,我还的那叫一个心疼啊,前面这铺子那两口子收了八两银子就就跑路了,到现在也没有找到。”司徒青怜想着,眼晴里也有一些追忆,“那时候没想到那个不起眼的小铺子能做到华褚最好的玉器店,那时候也没想过,我之后会成为宫妃……这一晃,也过了快十年了。”

    夏樱听的津津有味,司徒青怜的声音软软糯糯的很好听,她觉着比说书先生都讲得精彩。

    “你怎么会有个玉器店?你居然有个玉器店!”夏樱惊讶着实难掩。

    司徒青怜做了个嘘声的手势,“小点声,别让人听见了。”眉清目秀的样子硬是被司徒青怜挤的贼眉鼠眼,她像是做贼一样的扫了四下一下,这才压低了声音对夏樱说道,“你可不能让景枫知道啊……省得国库不足的时候,他来打我的主意,这拙匠店是有一点点钱,但我一年上的税也不少啊,拙匠店的家当那可是我的私房钱呢!”

    夏樱终于大声笑出了声来,刻意疏远的距离,好像被司徒青怜一个小小的笑话便拉近了。

    一个私房间,让夏樱多少有些亲近她了,她喜欢司徒青怜的说话方式,她像是天生就带着让人想要接近的好感呢。

    夏樱还在大笑,几乎要笑出眼泪了,就连腰杆都笑得弯了。

    轻脆的笑声一串又一串的响起来,久久盘旋在上空,“还私房钱呢!你……别逗了,司徒青……青怜……哈哈,私房钱!”

    “好啦!夏樱你够了!”司徒青怜一跺脚,“别笑了……”又等了几秒钟,夏樱的笑声还没有歇下来,司徒青怜看她笑的样子,自己也跟着笑了起来,“喂喂喂……你真的够了,再笑,我掐你脖子了。”

    说着就做势去掐夏樱,夏樱起赶忙直起身子跑了起来!

    司徒青怜自是去追了……

    两个人在街上闹了好一会。

    其实,像她们这个年纪的女孩子,就应该这样放肆的去玩,恣意的去笑,然而……她们去只有极少的时候才能这样子。

    未了,还要反醒自己只顾玩乐!

    “别闹了,别闹了!”司徒青怜伸手勾住夏樱的肩膀,像军营里的好哥们一样,用下巴指了指那茶店,“到了……刚才和你说的,这里有些好茶,品质都差强人意呢。”

    两人这便进了店……

    “秦思怜?”还以为自已看错了,伙计揉了揉眼睛,“真的是你啊思怜,你今天不是休息么?”茶馆里的伙计显然是认得司徒青怜的。

    “常兴哥!”司徒青怜笑的很甜,“我事情做完了,现在带我朋友来喝茶的……今天我可是客人哟,一会别让我做活了。”

    “思怜,瞧你说的。”那一声又一声的常兴哥,把这半大不小的伙计叫我喜滋滋的快飘起来了,“走吧,走吧……带你去雅间吧,这包间费就不收了,给点茶水钱就好了。”

    “谢谢常兴哥。”歪了歪头,司徒青怜又道一次谢。

    这茶店居然不小,正中间是一个戏台子,下面布满了位子,中间的是消遣的地方,有摆象棋、围棋的台,还有笔墨纸砚,桌上零零散散地放着些书册,纸质的和竹简的都有,细看那些书,种类还不少,有那么几册便是在在宫里也很难见的……

    左手边是普通的位席,而右手边却是一阁又一阁的雅间。

    伙计常兴带着夏樱和司徒青怜走进了写着‘空谷云深’字样的雅间里。

    “思怜啊,你想喝什么茶?”常兴笑眯眯的转了转眼珠,“幽心?雅韵?要不然就来点……毛尖?”

    “我想喝店里那款……十年的单株陈普洱。”司徒青怜已经在舔唇角了。

    “好咧,我去给你弄,十年的单株陈普洱……什,什么!什么?”常兴吓得打起了哆嗦了,“思怜大妹子……你别吓我!你在这店里做一年伙计,估计可以泡一开”常兴说着话,人已经在吞口水了。

    “我就要喝那个!”司徒青怜目光坚定,一下子勾住夏樱的手臂,“便是我没钱,她也有啊……你急什么!”

    司徒青怜抢过夏樱手上的那个绣着浑成清迥字样的麻布袋,冲着常兴眼前晃了晃,“拙匠斋的噢!”

    常兴的眼神一直和那袋子一路转,都快被司徒青怜晃得眼花了,好半天后又去打量夏樱,那那位姑娘安安静静,却无端地让人没法直视,是位不一般的主,连连应声道,“好好,我现在就让人来给二位泡。”语落,常兴已经把手上的白色汗巾往肩膀上一放,带着点讨喜的戏腔冲着雅间外喊道,“十年的单株陈普……空谷云深,开……泡……喽!”

    雅间里只剩下夏樱和司徒青怜了,司徒青怜指了指戏台子,“看得到吧?巳时未了,午时一到……有人唱戏呢,这里的戏班子好些都去过皇宫里……影凭一向喜欢听戏,叫过好几次呢。”

    “是么?”这雅间里视觉效果很不错,那戏台子看得很清晰,而且,整个茶馆的屋檐都是描了很多凹凸不一样的耳朵状,声音效果特别好,往往大厅外的人,说话大点声都能传雅间来。

Copyright © 2018 天龙八部小说阅读网 All rights reserved.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色情小说,一经发现,即作删除!举报邮箱:88888888@qq.com

本站所收录小说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于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客服邮箱:88888888@qq.com QQ:888888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