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七百九十五章 寿春之战(76)

作者:皇叔刘司马 | 发布时间:2018-08-09 11:06 |字数:5466

    虎豹骑从两翼形成了对眭固的夹击之势,两面的夹击,再加上虎豹骑的骑战能力远不是眭固和他的近卫所能够匹敌,环手刀刺出,看似很普通的劈砍,可河内军就是避无可避,霎那,环手刀刺入咽喉要害,鲜血喷涌而出,溅了虎豹骑身上所穿重甲一身的血渍,星星点点没有规则。

    战斗是残酷的,冷血且无情,一具具河内士兵倒下,变成一具具毫无气息的尸体,一颗颗血淋淋的人头被割下,随后又转向了下一名河内军,残酷的战斗或许在这一刻才算是真正上演,惨烈非常。

    眭固的近卫,大多都是跟随他的老兵,甚至有些人从黄巾之乱时期的幽州就陪着他,辗转了大半个天下,虽然一直寄人篱下吧,但终归性命无忧,偶尔还能立功封赏,毕竟似他们这类人说白了很难得到一些人的赏识,尤其是张扬虽然收留了他们,但最后他和杨丑的选择也是将他逼上了反叛道路的罪魁祸首。

    张扬不自量力,要袭击曹操,且不说他成功的可能性有多大,就算成功了,逃到河内就安全了?而杨丑更搞笑,如果张扬是不自量力,那么杨丑就是愚蠢至极,居然杀了张扬投曹操,你也不看看曹操现在的情况,可以说是自身难保,投靠他有什么意义,选择袁绍才最明智,或许杨丑觉得投靠曹操是雪中送炭,能受到重用,反之投靠袁绍则是锦上添花,不会受到重视更不会得到重用。

    必须要说,两人的观点都没有问题,但眭固的情况其实还是不大意义的,他从幽州黄巾到加入黑山军再加入张扬的河内军,一路走下来,说白了不也是挑雪中送炭的事儿在做嘛,可是结果呢,最后还不是灰溜溜的逃走,转头他人,现在的情况已经大为不同了,天下的格局已经定型,如果真要投靠,选择一个最为稳妥的势力,一劳永逸才是最佳的选择。

    而曹操和袁绍,还用选择吗,他都可以预见未来,用不了三年,袁绍必定会攻略曹操,那个时候他怎么办,投降还是继续跑,投靠其他人?如果是投降,那么这个问题就是非常的简单了,既然迟早要投降袁绍,那为何不选择先这个样一个时机投降,获得的好处怎么想也要比曹操战败之后要多的多。

    如果是投靠其他人,那么问题来了,等袁绍击败曹操之时,这天下还有谁能够与袁绍相抗衡,他看不到谁有这个能力,既然在他心中袁绍肯定会笑到最后,那何尝不赌一把,现在就选择投降袁绍呢,所以在这样的思路下,他选择除掉打算投降曹操的杨丑,转而归顺袁绍。

    眭固显然没有杨丑的远见卓识,他看不到曹操身上的潜力,或许这与一个人的见识认知有一定的关系,但要这么论的话,那么当曹操打下冀州之后,烧毁的那些暗中与袁绍联络的百官书信,岂不是说在曹操的身边最起码有一大半人,而且其中可能还有他最信任的亲信都在他与袁绍开战之前有着与眭固统一的想法。

    如果这样论的话,他们是不是也和眭固一样,没有远见卓识呢,未必,所以眭固现在的选择,不能说部队,甚至是这个世上更多人的选择,因为袁绍的实力确实是最强的,这一点毋庸置疑,而最强的实力就概率来说,肯定也是最有可能笑到最后的那个人,既然是赌,肯定要赌最有可能成功的那一个,选择在眼下,眭固自然有信心觉得他的选择要比杨丑更正确。

    最少在官渡之战未败之前,眭固都可以如此坚定不移,甚至直到他临死之前也是如此所想的,就算抱怨也只是抱怨自己的运气不佳,没有抵达冀州,所以他永远都不会知道,也永远不会知道,他从一开始的选择就是错误的,袁绍最后败了,败给了曹操,杨丑的选择才是最正确的选择。

    立时的另一个时空,他没有知晓最终结局的机会,而此时,他同样没有这个机会,或许这就是他的命运吧,与历史一般,再一次被围,只不过这一回他的运气更不好,是被虎豹骑所围,可以说他的希望在刚点燃的适合即被破灭,

    而在前一刻,他甚至已经在开始幻想着后半生的衣食无忧,可以在冀州安度晚年,再也不用过颠沛流离寄人篱下的日子了,然而连一刻钟都没过,希望便成为失望,可想他现在的心情有多苦。

    甚至他的精神都已经开始奔溃了,出现了疯癫的情况,我不服,我不甘心!为什么,就差一步,就差一步我就成功了,曹贼你不得好死!眭固看向了身后,哪里是南方,曹操现在就在哪里,他今日死便死了,但他相信,用不了多久,曹操很快就会下来给自己陪葬!

    这是他心中的答案,因为他已经预见到了那一天很快到来,而那一天也确实会很快到来,只不过他的期望不会,当然这个时代的历史已经发生了改变,最终的结果,甚至有没有官渡之战刘澜都不确定,又如何敢保证曹操就一定能赢袁绍呢?

    “杀!”

    眭固大吼一声,这是困兽之斗,往往这时候的敌人才最为恐怖,曹纯看着发了疯一样的河内军疯狂的杀向虎豹骑,他没有以硬碰硬,可以看得出,现在对方就是在以命搏命,如果这个时候还去选择和他们厮杀,那就太拿将士的性命当儿戏了。

    这个时候选择退下来,用袭扰的方式最为合理,就好像猫捉老鼠,这个时候想要一击致命,反而可能会被老鼠所伤,但是不断的消耗它,当他筋疲力尽之后,也就是享受美食之时。

    现在的情况就是这么个情况,直接进行绞杀,虽然胜是一定会胜的,可肯定会有伤亡,但是拖着他们,消耗着他们,等他们奔溃等他们士气为零,等他们没有翻看的勇气和能力时,那时一切都将变得简单,说是手到擒来也不为过。

    愤怒的眭固挥舞着长江疯狂劈砍,可一个人都没有伤到,只能眼睁睁看着虎豹骑纷纷后退,他的怒火无处发泄,追了上去,可虎豹骑却又不应战,连着朝虎豹骑冲了三回的眭固最终不得不放弃,左右瞅了一眼,发现四周已经再也没有了虎豹骑,这个时候如果撤退完全是有机会的。

    立时控制坐下马,转道又向北朝着冀州的方向狂奔,人就是这样,当没有希望的时候他会放手一搏,可当希望来临之后,就好像溺水之人,这个时候不管看到上面他都会去抓,哪怕是一根稻草。

    此刻的眭固就是这样,生的机会出现之后,他就不停的在心中呐喊着,他不能死,他一定要活下去,哪怕是屈辱的活下去,这是他几年来一直不断的对自己重复着最多的一句话,也正因为如此,所以他才能够在各个阶段不断的为之前战死的兄弟报仇,除了刘澜,他可有说所有的大仇都报了,而今天这个情况也一样,只要逃到了冀州,他相信终有一天,他会报仇,甚至那一天会很快到来。

    然而他跑出去根本就没多久,虎豹骑却好像鬼魅一样出现在他的面前,挡住了他的生路,他大叫着再一次挥动了长剑,虽然如同长蛇一般,可是心境的变化早已让他在杀敌之时的动作变形,如果之前搏命是挥剑如长龙,那么此刻最多不过灵蛇吐信,轻轻一点一刺,这在虎豹骑面前,如同小儿科一样,环手刀一挥,砰的一声,便将他刺来的长剑劈在了一旁。

    而随着眭固被阻,虎豹骑很快从四面八方将眭固彻底包围,这个时候是消灭眭固的最佳时机,当然这完全要看曹纯的心情了,他是想要在这里将眭固彻底歼灭,还是要继续玩下去。

    因为现在他一句有了这个能力,其实就算玩下去,最多也不过就一刻钟甚至连半个时辰都不会用,眭固就一定会败。

    怎么轻松怎么来,怎么容易怎么来,虎豹骑毕竟对于曹操讲太过宝贝了,他们损失一人可不像步兵还能补充,这是损失一人补充最起码就要好几个月的时间,可一旦损失的是马,那可就要碰运气了,啥时候能搞到战马,啥时候才能补上兵员。

    其实现在眭固就已经被虎豹骑折磨的人困马乏,说白了现在他早就沦为了瓮中之鳖,只不过他自己还没有看出来。

    但在远处观战着的曹纯心里却如明镜一样,他微微翘起了嘴角,露出了一抹冷酷的笑容,时机差不多已经到了,现在是该收紧包围圈的时候了。

    曹纯打出了旗语,很快虎豹骑收紧了包围,这个时候一名亲兵叫道:“将军,我们被彻底包围了!”

    “兄弟们,随我杀破重围!”眭固大吼一声,眸中闪过一抹怨毒,他知道这一次已经彻底失去了希望,现在他和他的亲兵人困马乏,如何能够挡得下虎豹骑的攻击?左右冲突,别说一名虎豹骑没有伤到,反过来身边的亲兵不断被杀,还有更多的人被伤栽落下马,近卫骑兵一旦落马,其实就等于已经宣告了他们的死亡。

    身边的亲兵越来越少,彻底绝望了,尤其是虎豹骑的恐怖战斗力,几乎成了眭固的梦魇,他们给予眭固造成的伤害和其恐怖程度,甚至比当年的刘澜还深,此时莫说是他,包括还活着的亲兵,已经再没有勇气再去面对这样的部队,即使明知不管如何赌是死,可是他们已经再也没有了战斗的勇气。

    曹纯眼见大势以定,亲自杀向眭固,眭固的河内军在虎豹骑的冲杀下,瞬间奔溃,他们哭嚎不断惨叫,好像碰到了恶魔与死神,哀嚎着向四面八方逃离。曹纯看到人就是一枪,直接刺杀,在他身边时刻跟随着亲兵也是当仁不让,一剑结果一人。

    随着河内近卫军的人数越来越少,所有虎豹骑的目光都盯上了眭固,毕竟曹操开战之前可是下达了封赏命令的,就算没有下达,可谁不知道斩将夺旗的功劳有多大,连升三级,如果是活捉,就算不封个列侯,可怎么也能捞个关内侯吧?

    虎豹骑战意高涨,随着张春向着眭固杀去,此时的眭固和他的近卫军早已如同无头苍蝇,只知道漫无目的的逃命,哪还去在意向他们杀来的曹纯,即使发现,在此时又有何人有勇气前来阻拦。

    曹纯瞬间追上了眭固,将眭固的亲兵杀的哭爹喊娘,尸横遍野,很快他的面前便出现了眭固的身影,挥动手中长枪,瞬间,枪头便刺入了眭固的心窝,一击致命。

    ~~~~~~~~~~

    大破眭固,并俘虏了三万河内军,虽然曹操急着赶回了平阿,但虎豹骑和曹操并没有急着赶回去,而是在彻底收复河内并占据河内了之后,才由尚书台任命了河内太守,而这时许都内部才知晓曹操居然出兵攻打了河内。

    不少大臣都非常的愤怒,曹孟德居然连轻重都分不清,这个时候不讨伪帝袁术,居然出兵河内,很多人都找到了荀彧,直到这时,大局已定,荀彧也没什么可再隐瞒他们的了,直接把真相说了出来,张扬要来偷袭许都,所以为了百官为了天子的安全,只能出兵河内。

    群臣的反应五花八门,但可以看得出来,他们现在真的是有些后怕了,说白了大军都不傻,都明白一旦张扬真的偷袭了许都后果将会如何,当年在争夺天子之时,他们这些人大部分不都是选择了站在曹操这一方,这个仇张扬能不记恨他们,如果张扬真的攻破了许都,那第一个倒霉的不就是他们。

    之前还是兴师问罪,现在却是一个个如变脸一样笑靥如花,打的好哇,打的好哇,如果不是孟德公,天子可就危险了。

    一群老狐狸,荀彧嘴上笑着说道:“是啊,司空也是为了天子的安危着想。”

Copyright © 2018 天龙八部小说阅读网 All rights reserved.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色情小说,一经发现,即作删除!举报邮箱:88888888@qq.com

本站所收录小说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于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客服邮箱:88888888@qq.com QQ:888888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