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 印安葬礼

作者:扎药 | 发布时间:2018-08-13 18:40 |字数:7336

    在这个文明社会中,任何变成行业的东西,都有被依靠的需求。比如家政,是因为有人不想做家务;比如快餐,是因为有人不想慢餐;比如……

    比如殡葬,是因为有死亡。

    当我们在阅读一个殡葬之家的故事时,我们应该有个基本的认知——死亡是个非常正常的事件。

    它会在各种场合出现,家里、医院、大街上……

    它会因为各种原因出现,意外、自然力量、谋杀、自我……

    它会在各种人身上出现,平民、权贵、流浪者、移民者……

    它会……

    扎克应该好好阅读老汉克留下的葬礼资料的。格兰德的墓区里,正在发生一场奇怪的告别仪式。

    啧,不能说奇怪吧,只能说,不是扎克熟悉的葬仪流程——

    “她是被谋杀的!”曾经和本杰明在纽顿共同经历过狼群战斗的巫师麦斯,在往已经放入墓坑的棺木上抛下了一粒‘引魂草种子’(假的)后,走向了在旁边监督流程的扎克,开口就将话题拉入了阴暗的地方。

    麦斯的声音并不小,而且也没有隐藏他悲愤的情绪,“而且我知道是谁杀了她!”

    扎克没有马上回回应,而是看了眼在人群中低头默哀模样的丝贝拉。

    这场葬礼,是场印安人葬礼。如今执行的印安风格流程,还是爱丽丝和玛雅曾经在查了大量资料后规范出来的,作为课外项目,不仅给爱丽丝和玛雅获得了额外的学分,还在当时中部巫师家族刻意宣传下,被外来的的殡葬业拿去学习。

    但在格兰德,是第一次正式使用。

    逝者,是我们认识的人。

    所以大家要体谅一下巫师麦斯的心情,如今被‘引魂草种子’包围的棺木中,躺的是他的妻子。

    有记得吗?这位曾经也被狼群占有过的可怜巫师女人,曾为了感谢格兰德,为本杰明送过她特制的汤——延续狼人在月圆周期获得的超常感官。

    扎克没有从丝贝拉那边看到有一点会来阻止麦斯的迹象,收回视线,但也没有马上看麦斯,而是看向也在旁边的格兰德员工。

    格兰德的员工刚经历了一次减员,几个不配被社会给予第二次机会的败类,被法官判决,送回监狱去了。

    留下的来的员工,也不都是老实人,没忘吧,贝恩给的名单中,只有一部分名字参与了重伤记者的事。

    所以不用意外,当参加的葬礼的客户,突然跑到殡葬之家的主人面前,用悲愤的语气喊出重要信息的时候,这些员工都伸长了脖子,盯着这边。

    原来老汉克让刚回来的扎克去工作,不是日常怼扎克啊,是真心让扎克准备一下——这次葬礼,都是你的熟人!却扎克自己无视了。

    扎克的视线终于到麦斯身上了,拉了一下对方肩膀,现在没必要掩饰自己这个刚回到格兰德的主人,怎么和葬礼的客户有很深的关系。有必要只是让麦斯不要再继续在一帮格兰德员工面前说话。

    扎克给了眼色,往西方示意。

    麦斯回头看了眼还在仪式中的墓地——他不想错过自己的妻子的葬礼。

    如大家所见,印安风格的葬礼中,告别式已经在墓地进行了,甚至连棺木都已经处在墓坑的底端,现在进行的告别仪式,发生在下葬仪式的中段,根本没有一般葬礼中的教堂环节。一旦现在的告别式结束,直接掩埋完成下葬。

    扎克皱着眉,翻了下手里的葬礼流程安排,没看到自己想要,只能发挥殡葬之家主人的权威,强行插入混搭流程,“告别式结束后,安排客人离开墓地,只留逝者最亲近亲友,再完成下葬。”

    刚才不说话的丝贝拉跳出来了,要扎克说,丝贝拉就是故意找事——“格兰德先生,你是不是弄错了什么,流程安排不是这样的,所有在场的人,应该都能够观礼下葬结束才对。”

    扎克有些无语,不知道丝贝拉跳出来干什么。以丝贝拉在巴顿印安社区的地位,她是一定会留下来观礼的啊!

    扎克给的回应是完全不粉饰、自己作为殡葬之家主人,就是没负责的了解葬礼流程,“都要观礼吗?那好,告别式结束后都给我等着,我也要观礼,在我回来之前,谁都别开始!”

    由于觉得丝贝拉跳出是神经病,看不出麦斯这边会耽误时间么。如果不是为了照顾宾客的感受,扎克改屁的流程啊。心情使然,语气自然不会好。

    也不再等丝贝拉的回应,拉了下麦斯,往西方走了。

    “她是根本不希望我和你说话!”在远离葬礼的那帮人后,麦斯重新开口了。

    也是挺奇葩的,刚才在那么多人面前,他不会控制音量,现在倒是会控制了。不过语气没变,还是悲愤,“葬礼原本也不该这么快进行的,她就是发觉你不再格兰德,想快点帮葬礼办了,才胁迫你这里的老汉克强行接了这次葬礼!”

    扎克侧头,看着麦斯。

    人在听到一些严重信息的时候,是会有预感的。类似本能的那种‘我不该继续听’。但扎克,“为什么。”

    “你记得我妻子做的汤么。”

    “记得。”扎克记忆的点,自然和我们有些不一样,“本杰明喝了后半个月尿都是绿的。”

    麦斯的脸抽搐了一下,忍住了,“中部巫师家族在要求我们上交我们这些年在外面生活时掌握的巫术能力。”

    这话不管从什么方向看,都很怪异。

    但扎克很自然的想到了,安德鲁,他的母亲沐恩,为了满足狼群阿尔法的要求,创造了那个逆转生物进程的巫术。自己手上的顶针,赛斯也不止一次炫耀过,他在灵魂巫术方面的强大——曾经提议过把得罪扎克的灵魂放到猪身上,有记得的么……

    所以,麦斯的意思,大概是中部的巫师家族,终于开始重视这些曾经被他们放弃,不管不顾的在这个世界靠自己求生存的巫师的能力了。

    这些在丝贝拉身边聚集的巫师,能活到现在,也必然有些不同于在巫师家族中接受正规巫术训练出来的人。巫师家族,要收集的,是这些人的生存的创造。

    “我妻子不愿意交出汤的配方!”麦斯盯着扎克,“所以那些巫师家族的人被谋杀了!”

    先别管麦斯这看表情就知道是极端推测的结论。扎克回忆起的东西是,当本杰明被赠送那种能延续狼人在月圆周期能力的汤药时,麦斯的妻子的确有说过,这唯一让她在曾经的服务狼群生活中活下来的依仗,不能外传。她曾经所属的狼群不会放过她。

    当时她还有解释,她愿意给本杰明分享的原因,是因为本杰明在纽顿的时候救了麦斯,加上她相信丝贝拉,觉得巴顿是个安全的地方。

    但现在,中部的巫师家族要拿她配方。大家告诉我,这和感恩和安全有一点儿关系么?

    首先,曾经直接放弃这些不入流巫师,只顾自己家族的中部的巫师家族,配被感谢?不。

    其次,中部,强调,中部的,巫师家族。安全?

    麦斯的结论虽然极端,但他的论据在扎克这里至少是成立的。扎克开口了,“杀了你的妻子,中部的巫师家族也拿不到那种汤的配方。”

    麦斯的双眼开始泛红,瞪着扎克,“你在葬礼上看到我妻子的灵魂了吗?”

    扎克被提醒了,张了嘴,摇了头,“没有,她在哪里?”

    两件事——

    第一件事,扎克已经在茜茜那里的时候,从弗兰克嘴里知道了中部的巫师家族和圣徒茜茜做了中部的圣主信仰覆盖范围的协议。没人会觉得连中部的事都被安排好了,巴顿印安人自己这边,却没一点动静吧。

    扎克能确认的一点是,麦斯妻子的灵魂,绝对不在地狱!

    第二件事,麦斯直接说的是灵魂。正常情况下,不是应该说缚地灵么。巫师对这种东西分的可是非常清楚的——灵魂,只是个统称,就像我们嘴里的动物,天上飞的,地上跑的,水里游的,都是动物。我们要在对话中表达真正要表达的意思,就必须要具体到哪一种动物。

    比如,怎么把一只大象放入冰箱,和怎么把一只动物放进冰箱,是两个完全不同的情境,懂了吧。

    弗兰克泛红的眼睛中,漾出了泪……

    扎克的动作到快,迅速抽出了口袋里的手帕,“别哭,一个男人,注意一下形象。”手帕按在了麦斯脸上。

    麦斯接过了,声音已经呜咽,“她的灵魂,已,已经走了!”

    这就是用统称的原因,你要活着,具体的种类才有意义,你若死了,一句动物尸体的统称,已然足够。

    “巫师家族做的?为了一份配方?”扎克皱了眉。扎克也一直都有对丝贝拉承认,丝贝拉要在巴顿建立这些不入流巫师的避风港,是个值得尊重的美好计划。但,这就是丝贝拉愿景中避风港吗?

    “我妻子的缚地灵刚出现,巫师家族的人就强行拘禁了我,带走了缚地灵。我求丝贝拉,我求啊求啊,我终于出来的时候,通天塔中的巫师家族人已经在试做我妻子的配方!而丝贝拉!”麦斯回头,等着远处的人群:“已经在安排我妻子的葬礼!”

    扎克不真的认为这样的时间推进中有漏洞,现在只是出于安慰麦斯情绪的,“所以你也不知道你妻子的灵魂现在到底怎了,对么,她或许还活着……”

    被直接打断,“她走了!”扎克也不信自己说的,说了,只是出于安慰,但还是任由麦斯做了他试图证明的动作——

    麦斯动作幅度激烈的从自己的口袋中拿出一只小瓶,和格兰德后院中央埋着的那只类似,里面放了一刻真的引魂草种子,“我召唤不来她的灵魂!她已经不存在了!”

    扎克看着被杵在自己脸前的巫术道具,抿着嘴,动了下自己的顶针。

    这说起来就有些……不厚道了。扎克并不怎么信任麦斯的巫术能力……

    顶针的回复很快,“他说的是实话。”

    扎克现在只能拍一拍麦斯的肩膀,话,说的并不干脆,“我能帮你什么。”

    不干脆,可不是不真心。扎克是真心的。

    这就类似于,扎克明面上一副笑容,把魔宴在西部制造的社会夸到天上,对自己的后裔的肯特,却毫无敬意的把魔宴制造的统治,评价成时代的笑话。

    扎克明面上……也捎带一丝真心的支持丝贝拉获取援助,为巫师建立安全的避风港。但却在心里觉得丝贝拉是引狼入室,祸害如麦斯这样的巫师。

    这就是真心想帮助。

    不干脆,是扎克并不自大的认为自己能拿中部的巫师家族有什么办法。加上还有爱丽丝这个不可绕过的因素,扎克是不可能对巫师家族做出什么过分事情的。

    麦斯一把拉住扎克,把自己的脸怼着扎克的脸,“扎克!我不会让你为我做什么!我不配!”

    说真的,这种展现透彻自觉的话,不用使用这种让人尴尬的姿势。

    但马上,就用的上了——

    “我只能告诉你,为了吸血鬼!为了你自己!为了你的托瑞多氏族!你要防着巫师家族!”

    “为什么。”扎克没有终止这怪异的姿势,就这样提问。

    “丝贝拉还有一丝侥幸,认为巫师家族不会对一直在帮助巫师的托瑞多吸血鬼下手!但我知道!我比丝贝拉更看得清那帮家族巫师的黑色灵魂!他们只会顾自己!”

    扎克同意,丝贝拉自己是强大的巫师,所处的位置决定了她和麦斯这种巫师看到的景象不同。如果说丝贝拉还能偶尔平时的和巫师家族对话,达成共识,那麦斯,应该就是那种永远在低处,‘仰’望巫师家族屁股的人。引号的意思是没有敬意的仰。

    扎克还没法决定是否同意的,是韦斯说到了吸血鬼。扎克知道巫师家族和魔宴必然对上,但,呵,我们知道,扎克知道,巴顿的所有人,除了艾伦殡葬那帮魔宴吸血鬼,都知道,扎克并没有把自己的托瑞多当做魔宴吸血鬼,不是么。

    韦斯继续,在墓地那边有人开始往这边走的时候,再次压下声音对扎克,“别让巫师家族把共和异族引入联邦!如果你阻止不了,就趁格兰德还有你的人(共和鬼,墨)在共和,用共和的武器武装起你们托瑞多氏族!”

    “告别仪式结束了。”来者是丝贝拉,人还远着,就迫不及待的用声音打断扎克和麦斯的对话了,“别让所有人等着,格兰德先生。”

    扎克没表情看了眼远处的丝贝拉,也没表情的揽了下麦斯,“我们回去。”

Copyright © 2018 天龙八部小说阅读网 All rights reserved.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色情小说,一经发现,即作删除!举报邮箱:88888888@qq.com

本站所收录小说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于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客服邮箱:88888888@qq.com QQ:888888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