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一章 屠狗

作者:鸡鸡猫 | 发布时间:2018-07-27 19:38 |字数:5948

    巨鬣狗!

    胡骄手中的钢刀微微打了个圈,飞身向森中奔退。↗頂點小說,x.

    巨鬣狗每头都有牛犊般大小,凭胡骄这点本事幸运的话可以杀掉一两只,上百头汇在一起的话,只有逃命的份。

    “扑噜噜!”一头成年公鹿打了个响鼻,十几只巨鹿立刻成半月形分开,鹿头微压、支桠的鹿角对准飞奔而来的狗群。

    鹿妈妈艰难地站了起来,鼻子拱了拱浑身颤抖的小鹿,眼神中满是焦急。

    小鹿似乎意识到了什么,踉跄地迈动着脚步,跟着妈妈向身后的树林挪动。

    巨鬣狗仿佛飞奔的猎豹,速度极快,那一双双眼睛仿佛电影中狙击枪的红外线,让人脊背生寒。

    轰!

    鹿角如枪、犬牙如剑,鹿群和狗群发生了最原始的碰撞,刹那间大地为之一颤,鹿呦狗吠、血肉翻飞。

    巨鬣狗的数量比花鹿多出近十倍,巨鹿形成的半月形防线迅速被冲开,十几只巨鬣狗拖着晶莹的唾涎围向母鹿。而此时,小鹿走出的距离还不足十米,它茫然地回过头,望着背后一具具接连倒下的公鹿,望着巨鬣狗一条条血红的长舌和一双双嗜血的眼睛,小眼睛里露出浓浓的恐惧,细弱的身体剧烈地颤抖着,倒退了两步,蹒跚摔倒。

    “哇嘎嘎!”

    几只巨鬣狗发出刺耳的狂叫,距离小鹿尚有七八米的距离纷纷跃身而起,贪婪的目光交织成一面网,把小鹿网在里面。

    砰!

    一头巨大的公鹿突然从重围中跃起,巨大的鹿角叉起一头巨鬣狗像一团炮弹,轰的一声把离小鹿最近的巨鬣狗撞飞。

    两头巨鬣狗低鸣一声,滚出老远。

    公鹿摔倒在小鹿面前,还没有站起来,几头巨鬣狗已经扑到他的身上,死死咬住鹿皮,任公鹿如何暴跳,只是不放!

    小鹿全身瑟瑟颤抖,挣扎着站起来,嘴里发出稚嫩的怒吼!

    犬牙刺穿鹿皮、狗吻中淌出奔腾的鲜血,公鹿带着身上的三头巨鬣狗左冲左撞,试图驱赶周围的狩猪者。然后巨鬣狗的数目实在太多,眨眼之间,六头巨鬣狗吐着血红的舌头,嘴角垂着唾涎拉成晶莹粘稠的丝线,围向小鹿。

    事发只在电光石火的瞬间,胡骄脚步微微一顿,躲到一丛灌木后,望着眼前惨烈的场景,心思一转:这些巨鬣狗明显不是冲着他来的,也不是那些大鹿,而是刚出生的这只鹿崽!小鹿的连骨带肉也不过十几斤,还不够这些巨鬣狗塞牙缝的呢,这些鬣狗为什么追着个小崽不放……

    那是?!

    胡骄突然张大了嘴巴,十几道**白色的光芒从母鹿身上的梅花中迸发出来,仿佛一颗颗巴掌大小的星星,悬浮在母鹿体表半米处。

    “……”

    母鹿张大嘴巴,发出无声的低吼,星光脱离它的身体,如箭如矢,射入狗群。

    嗤!

    砰砰砰砰……

    星光没入巨鬣狗的身体,巨鬣狗登时一僵,全身铺上了一层白色,仿佛被瞬间冰冻,跟着哗的一声,白光如爆竹般崩散,带着巨鬣狗身上的毛皮血肉,只留着一具具惨淡的白骨,片刻之后,白骨怆然倒塌,碎落一地。

    胡骄只觉得口喉发干、手心冒汗,心脏骤然加速,“麻麻哒,好厉害!”

    母鹿发出一记大招,巨鬣狗的攻击突然停了下来,一头满是鲜血的公鹿挣扎着站起来,用鹿角把小鹿托在头上,缓缓向着森林深处走去。很快公鹿就走到胡骄躲藏的灌木旁,胡骄与四目相对,公鹿“突噜”打了个响鼻,充血的眼球中带过一丝蔑视,头顶着小鹿继续前行。

    胡骄尴尬地苦笑一下,向着公鹿相反的方向跳去。

    身后狗群“哇嘎嘎”怪叫,静止的巨鬣狗发动了第二次进攻,同时母鹿身上的梅又开始旋转发光,只不过这一次星芒的数量要少了许多,公鹿没有让他暴露,已是万幸,他不是不想帮鹿群,而是没有那个能力,况且“弱肉强食”是丛林的不变法则,巨鬣狗是食肉动物,他们吃不到食物,谁来帮它们呢?

    又是一个阳光明媚的清晨,胡骄揭开身盖着的树枝,从大树的枝桠上坐起来,先嚼了两片薄荷叶清了清口腔,又从怀里掏出一枚青苹果,在衣服上擦了擦,咔咔嚼起来,苹果的酸涩加上薄荷的清凉让他精神一震,伸手把旁边的鸡笼拿起来,盖好盖子,背到身后。三天来每到晚上,他都打开鸡笼,元神进入小鸡分神,让小鸡来负责夜里巡逻工作。

    而这三天,除了带着的干粮,还掏了一窝鸟蛋、吃了几个青果子。

    啃着青苹果,胡骄打开药匠老人给他的地图。

    禁界森林中,铁血钢髓存在的地点不止一处,药匠老人给胡骄标出了一条最安全的路线。虽然是安全路线,还是遇至过一头金钱豹、一只夜雕还有几条大蛇,幸好胡骄服下了“无香丸”,险险避过。除此之外,森林中藤萝密布,非常难走,三天来胡骄曲折前进,行进速度非常慢。

    把手里的果核啃干净,胡骄把地图折起来揣进怀里,按着地图上的标记,约摸还有一天的路程就可以到达那个叫“碧萝谷”的地方。

    “出发吧!”

    胡骄轻念了一声,从树桠上站直身体,向四处看了一环,又突然俯下身体。

    在他所在大树的两点钟方向,三条黑影正在缓缓地向他移动。

    胡骄眉头微皱,巨鬣狗?

    怎么可能呢?

    不是说它们只在草原周围活动吗,怎么居然跑到森林里面来了?

    胡骄把伪装用的树枝重新盖到身上,俯在树干上一动不动,眼睛在四周仔细搜索。

    原来是它们!

    三条巨鬣狗的前方二十米处,一头受用力的巨型梅花鹿正带着一头小鹿谨慎前行。虽然只是短短的三天,小鹿已经明显强壮了很多,蹒跚的步履变得轻盈,身体也肥壮了一些。

    胡骄暗暗称奇,真是缘份啊!

    本来自己和公鹿选择的方向相反,没想到绕来绕去,又遇到了,而且过了三天,鬣狗居然还跟着,那头小鹿的肉又那么好吃吗?

    “突噜!”

    公鹿喘着粗气,卧倒地上,鼓胀的肚子剧烈起伏,两处恐怖的伤口中鲜血缓缓流出,把身下的荒草染上刺眼的鲜红。正在摘食嫩叶的小鹿回过头,惊恐地“呜呜”叫了两声,连忙走过去用舌头轻舔着公鹿的伤口,公鹿微蜷着脖子,慈爱地看着小鹿,湿漉漉的大眼睛里滚下豆大的泪珠。

    唾液和鲜血将伤口濡湿,片刻之后,鲜血竟然止住。

    小鹿欣喜地低鸣,轻昵地拱了拱了拱公鹿的脖子。

    晨光透过密林,洒在一大一小两头花鹿的身上,情景温馨得让人感动。

    突然,公鹿长身暴起,身体像炮弹一样冲向空中。

    轰!

    一声闷响,如击败革!

    一头扑在半空的巨鬣狗飞出七八米,咔嚓一声撞到一棵大树上,口鼻钻血。

    公鹿落地之后,未做半分停留,四蹄蹬起一蓬泥草,低着脑袋,转向撞向旁边的一棵人高的矮树,那棵矮树上面爬满了藤萝,碧绿连踪,已分不清是什么品种。胡骄惊骇得发现,随着公鹿的狂奔,一头蓬蓬叉叉的鹿角竟然以肉眼可见的速度飞快长长,短短一瞬间,就变成一丛五六米长的长枪。

    鹿角如枪如剑,插入把一人高的矮树,把矮树连同附着在上面的藤萝连根拔起,藤萝中传来巨鬣狗的惨叫。

    鹿头一甩,矮树飞落一旁边,里面滚出一头浑身是血的巨鬣狗,狗身多处被洞穿,带着热气的内脏、肠子从巨大的伤口中流淌出来,说不出的惨烈。

    “呦!”

    两头巨鬣狗从密林中蹿出来,刚要向前扑咬,公鹿突然发出一声清鸣,迎着鬣狗,昂首向前走了两步。

    “哇嘎嘎!”两头巨鬣狗压低身子,忍不住退了两步。

    一鹿两狗就这样僵持着,公鹿身上四肢肌肉突突打颤,眼神异常坚定,两头巨鬣狗的狗吻几乎贴到地面,背上一溜鬃毛竖起,唇角抽畜,发粘的唾液滴滴嗒嗒,喉咙里发出不甘的低鸣。

    “扑嗵!”

    突然,公鹿前腿一软,跪到地上,两头巨鬣狗身体一颤,不仅没有进攻,反而又后退了两步。

    公鹿挣扎着想要站起来,前腿刚刚撑直,身体又是一晃,轰然摔倒,奋力地抬起脑袋想要站起来,鼻孔中却淌出两道鲜血!

    “哇嘎嘎!”两头巨鬣狗突然进攻,几步蹿到公鹿身边,其中一头一口咬住公鹿的咽喉,公鹿身体向后弯曲,鼻孔中喷出淡淡的白雾,乌黑的眼睛望着湛蓝的天空,两颗豆大的泪珠儿流淌下来。

    另一头则从同伴身上跃过,扑向不远处的小鹿。

    “呦!”看到那头巨鬣狗咬着公鹿柔软的喉咙把公鹿疯狂地甩动,小鹿不仅没有逃跑反而迎着巨鬣狗冲了过去。小家伙一面奔跑,一面嘶哑地低鸣,小小的额头上彩光闪动,缓缓鼓起两个蚕豆大小的凸起,一道细如发丝的电光在两个凸起游走,仿佛明暗闪烁、接触不良的灯炮,随时都有可能将钨丝断掉。

    “哇嘎嘎!”

    追了三天,损失了几十个同伴,现在猎物终于要被自己捕到,扑向小鹿的巨鬣狗发出欣喜的狂叫,血红的狗眼迸出嗜血的凶光,黑木耳般的嘴唇外拉起长长的唾涎。

    卜……

    突然间,巨鬣狗感觉身下剧痛,低头看时,一柄钢刀从胸口至小腹,在身体上割出两尺多长的口子,心肝内脏和着一蓬热气,流散出来,像一团抛到半空的垃圾。

    “哇嘎……”巨鬣狗扑到荒林中,身体不停地抽畜,眼睛不甘地望着前方,视线却越来越模糊。

    胡骄一刀豁开巨鬣狗的肚子,连不及抹去脸上的滚烫的鲜血,转身又把小鹿抱到怀里,飞快逃进密林。

Copyright © 2018 天龙八部小说阅读网 All rights reserved.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色情小说,一经发现,即作删除!举报邮箱:88888888@qq.com

本站所收录小说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于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客服邮箱:88888888@qq.com QQ:888888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