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79章 宝鼎碎

作者:南宫北门 | 发布时间:2018-07-27 21:06 |字数:8231

    看几人离去背影,青桑峰顶,只余忆初与花老祖两人。

    昔日种种,莫不在忆初心中回荡,自己所负之人,依然如同从前一般,能够为自己做任何事情,但,自己与易秋之间的感情恐怕再也无法回到当初,悲从中来,不由的满眼泪花。

    眼前模糊一片,彷如看到易秋温和的冲自己笑着,冲自己走来。

    父亲的所作所为,身为之女不便评价,但就算是自己娘亲复活之后,依然未感受到多大的喜悦,再向以前那般如同公主一般,恐怕是不可能……

    看着忆初模样,花老祖轻声叹息了一声,她和易秋的纠缠,既是修仙界的美谈又是一个凄美的故事。

    然而自己呢?

    受到忆初气氛的感染,花老祖忽然想到了自己,自己一生为了万花宗,到头来,神魔乱世,自己还拥有什么?

    看着眼下星月宗一片欣欣向荣的模样,这个才在修仙界建立多少年的宗门,为何能够如此?

    随后一股嫉妒之情不由从心中发出,随后一惊,不由的暗骂自己,自己对易秋闻人香那般,昔日更是夺取了其神器,然这两人却是以德报怨,而自己……

    想到这里,花老祖忽然觉得自己不是个人!

    两大美女就这般在青桑树下,想着自己的心事,山风吹过,青桑树叶摇曳之中,与花老祖与闻人香组成了一副绝美的景色。

    只是,这般美景却是无人有福来看。

    易秋一行四人,在约定地点,与南宫老祖相会,为了表示自己的诚意,南宫老祖主动带着易秋跟随自己所知晓的一处隐秘传送阵。

    易秋对此,自然是没有任何的意外,便是自己,老实说,也不想外人知晓自己所知晓的传送阵所在。

    哪怕是这南宫老祖!

    九鼎宗……

    诛神剑闪烁着强大的气息,剑身四周依然出现道道裂痕。

    化元锏在恶罗数日的磨合之下,凭借自己高超的见识与境界,不断的激发着化元锏的威能。

    一剑一戟,间隔之地的虚空皆是布满了裂痕。

    这被神魔与恶罗准备多时的一击,若是打出,必定是石破天惊,便是这符文神鼎的禁制恐怕也很难承受吧?

    从当日恶罗多来化元锏之后,天绝等虽然极为恼怒,在神魔的暗示之下,一并为做出什么。

    随后,两人不断的凝聚着手中神器的威能,两件完全的神器,在两人的全力操控之下,一击打出,便是这神鼎禁制,也给我破。

    四周元合高人感受着禁制之内的妖魔,面色都是难看了起来。

    距离南宫老祖离开宗门到那星月宗已然是数年的时间,其实,众人不知道的是,便是那那南宫老祖也并不知晓那传送阵的真正所在,只不过是方寸宗的剑慕容相告,而剑慕容也是从剑一宗的典籍之上所得,具体所在地,因剑慕容并未前去寻找,因此,便是这南宫老祖,寻找那传送阵,也是耗费了不少的时间,否则的话,有着传送阵所在,这一去一回早就完成了。

    哪里还用的着这些时间。

    数年之中,神魔与恶罗也期间凭借规则之力攻打过一次之后,两人便再未出手,却是在交谈着什么,因此,才有着眼前的一番景象。

    “唐老友,规则的九鼎囚神禁制……”

    符老祖担忧的问道。

    唐老祖凛然道:“便是神,也能禁制住,前辈离去之时说能困住这几魔数百年,便是能够,便是眼前,想凭借神器的规则之力,也休想将着禁制给破了!”

    “哈哈,小辈,好狂妄的口气,便是那锁神链都在本座的操纵之下给断去,你这破禁制又能奈我何?”

    神魔狂笑之中蓦然大喝一声,犹如擎天皮衣一般:“打!”

    随着恶罗的一声大喝,蓦然一个庞大的净水邪章虚影在其头顶出现,便是那禁制彷如都被这净水邪章的虚影给鼓的大了起来。

    随着净水邪章虚影冲天一声长嘶之下,蓦然整个没入了化元锏之中,下一刻,化元锏脱离恶罗之手,向着眼前一出禁制捣去。

    诛神剑一个震颤,化为一道血虹,尾随化元锏之后,在众人的担忧之中,第一次,两件神器联力,本体与规则之力一起发动,向九鼎囚神禁制而去。

    化元锏犹如捅破天的黑铁棍一般,棍尖点在了无形的禁制之外,再也无法寸进,无形的禁制再次现出性来,如同水波一样向整个大阵蔓延开来。

    嗤……

    血影一闪,诛神剑击在化元锏所撞击的点之下。

    一道咔擦的破裂之声恍如在众人心头响起一般,道道裂纹在禁制之上出现,同时向着整个大阵满眼而去。

    当当当……

    裂纹经过玄天八鼎的时候,八鼎不由的响了起来,微微一个震颤,原本还有着裂纹之处的禁制停了下来。‘

    咔擦……

    蓦然,其中一鼎破碎了开来。

    众人见此,不由的大惊,随后便明白了过来,虽然这符文神鼎为主,但玄天八鼎为辅,否则也不必叫什么九鼎囚神禁制。

    什么与净水邪章的全力一击,其规则之力让玄天八鼎之中其中的一鼎完全的吸去,随后鼎碎,原本水波纹一般的裂纹渐渐弥合了起来。

    “不过如此!”

    恶罗冷笑着,单手一抓,化元锏再次到其手中。

    而一干元合高人,见此,面色却是难看了起来。

    只是一击,便毁去了玄天八鼎之中的一鼎,虽然那符文神鼎完好,但按照先前所见,当八鼎都完全毁去之后,那符文神鼎便是能够媲美神器,恐怕也是无法坚持。

    “前辈不知什么时候能够归来!”其中一人忽然说道。

    剑慕容剑眉一皱:“不管什么时候回来,只要眼前妖魔破禁而出,我等就要全力出手,配合水寒师弟的一击!”

    “可笑,前辈未归,只凭借你剑一宗的水寒一人,便能够灭杀神魔?”符老祖讥笑道。

    “水寒一人之力自然卑微,但面对神魔,却是义无反顾,若是道友你怕了,只管离去便是!”

    符老祖闻言,面色一阵阴晴不定,终究不敢离去。

    水寒见此,微微摇了摇头,暗中却是将心神沉入到了阿皇神剑之中。

    神器规则之力的每一次施展,未到真仙之境,其真元之力都要大量损耗,因此,便是禁制被破,也是神魔与恶罗极为虚弱的时刻,那时,便是自己的机会。

    阿皇神剑的规则之力如何,便是再弱,也不是眼前几个魔头能够轻易承受的。

    而此刻,摩天一脉之主远处看着破碎的玄天宝鼎,不由的面色大变,那分明就是本脉所保管的宝物。

    然而如今却是在自己面前破碎了。

    感受着其他脉主,墨脉主不由的摇了摇头,有了第一个玄天宝鼎的破碎,恐怕要不了多久,便是第二个,随后第三个!

    暗中也不由的奇道南宫老祖速速赶回来。

    刚走近其中一个传送阵的易秋等人,发觉南宫老祖身前不由的一变。

    “好厉害,原本以为禁制能够困住他们近千年,想不到……”

    易秋面色也是一变:“妖魔脱困了?”

    “那倒是没有,只不过,为辅的玄天八鼎已经毁去了一鼎,这般看来,恐怕数十年妖魔便能够破开九鼎囚神禁制而出。”

    “我们还等什么,快走!”

    南宫老祖点了点头,五彩之光一裹易秋四人,在易秋四人原本有着抵抗随后放松了下来之后,凭借着大乘之境的遁术,飞速向着九鼎宗而去。

    轰轰两声爆裂之声后,短短年许之后,什么与恶罗居然再次施展了神器的规则之力,同时,两件玄天宝鼎爆裂了开了。

    “哈哈……”

    在恶罗的狂笑之中,什么讥笑道:“区区下界小辈,也想困住我们,妄想。”

    “是吗?”

    语音刚落,另外一道声音传来,随后五彩之光只在众人眼前一晃,随后便出现南宫老祖易秋无人。

    看着禁制之内的神魔恶罗等,再感受着符文之鼎的气息,易秋等人互相看了一眼,都是不由的惊叹着,想不到这九鼎宗当真有第九鼎。

    而南宫老祖却是一脸阴沉的看着禁制之内的神魔恶罗,自己离去的这几年,想不到有着三件玄天宝鼎被毁。

    而此后,便是再次施展出九鼎囚神禁制,威力也是大打折扣。

    “原来是搬救兵去了,你以为多了这四个小辈,便是多出几件神器便是奈我等何?”神魔道。

    剑慕容喝道:“等你从这禁制之中走出,不再象个缩头乌龟一般在说此话!”

    “剑一宗?哈哈,先前还要多谢放出了本座!”恶罗狂笑着。

    剑慕容面色却是一寒,为人做嫁衣的感受的确是不好受。

    与众人微微点了点头之后,看着禁制之中的易秋,并未如同一干元合高人那般,一副担忧的神色。

    找了个地方,居然就那般盘膝而坐。

    闻人香温婉一笑,来到易秋身边,潇湘海湖来到易秋身后,宛如一尊守护神一般。

    在易秋轻潇湘海湖坐下,却并未答应,只是看死死的看着眼前的禁制之内的神魔。

    南宫老祖的回来,并且有着剑一宗水寒再次,加上闻人香还有潇湘海湖,也对神魔造成了不少的压力。

    随后数年,神魔与恶罗一番传音之后,居然就那般犹如无我一般打坐起来,但手中的剑,却是并未松下,隐隐之中,神魔恶罗还有着三个天魔在那禁制之中,形成了另外一个阵势。

    此阵攻守兼备,原本打算在神魔等再次使用规则之力后,几人惊天一击,将其灭杀,显然是行不通了。

    这自然也是被神魔给识破,心中却是冷笑着,想等自己虚弱之时攻击,却是休想,先前在落日之地,谁手中有神器,神魔等自然知道的一清二楚。

    虽然闻人香水寒等都未将神器出手,却是能够感知到众人随时准备着神器的规则之力。

    如此这般,两方人居然就这般耗了下去,而神魔也未在破阵。

    南宫老祖与闻人香几个有神器之人一番交流之下,也都放弃了主动攻击的打算。

    撤去了禁制,恐怕不是自己灭魔,而是要防备那神魔与恶罗的暴起攻击,毕竟,在撤去禁制的一刻,自己无法在使用离星的规则之力,这一刻极为重要。

    一年两年……

    三年五年……

    神魔与南宫老祖居然就这般你看着我,我着着的对上了。

    十年二十年……

    五十年……

    一百年!

    修仙界难得清静了上百年,并且都是知道那神魔被困之下,不会忽然发起攻击,因此修士们尽情的享受着自己的人生。

    当然,那些只是低阶修士,而元合之境以上的修士,依然与蛇魔虎视眈眈的对望着。

    神魔几人既不敢再次施展规则之力,而南宫老祖等人也不敢率先攻击。

    好在众人都非常人,耐力非同小可,更是有着数人居然就那般自顾自的打坐修炼了起来。

    这般下去,还不知道要多久才能够攻击。

    再数年之后,易秋忽然起身,冲南宫老祖道:“前辈可还曾记得答应晚辈的两件事情?”

    南宫老祖一怔,看着易秋:“自然记得,只是原本……”

    易秋道:“晚辈等人留在此地依然上百年了,若那神魔不出,难道就这般等下去?我等寿命虽然长久,但比起妖魔的不死不灭,我们根本就耗不起,他们能够数万年不出,我们恐怕也无法等到数万年吧?”

    南宫老祖双眼一眯:“你想怎么做?”

    “那就现在将那两个要求给办了……”

    “不行,眼下非常时期,若是现在办,难免影响到一干……”

    易秋道:“不会,忆初娘亲还请让晚辈带回去。”

    “虽然与我们的条件有所出入,既然你都这般说了,你这就前往归来峰将秦初带走吧。”

    “多谢前辈!”

    易秋一礼之后,忽然冲战天狂道:“小弟有一件……”

    “我这就去将秦初带到星月宗!”

    战天狂身子一闪,在众人诧异之中向着归来峰掠去。

    不多时,两道人影在易秋身前落下,正是战天狂与易秋。

    “秦初姑娘非要前来道声谢才肯离去!”战天狂道。

    话语刚落,秦初百年盈盈向易秋一礼。

Copyright © 2018 天龙八部小说阅读网 All rights reserved.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色情小说,一经发现,即作删除!举报邮箱:88888888@qq.com

本站所收录小说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于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客服邮箱:88888888@qq.com QQ:888888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