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九章 和谐,不和谐!

作者:五块钱 | 发布时间:2018-07-27 22:17 |字数:14178

    独自聊天的俩个人自然是不知道此时白石心中想的事情。

    “刚好我家院子很大,如果不嫌弃就住我们家啊!”白琳一直都以微笑对着景西北说话!

    景西北虽然依旧紧绷着脸蛋,但是目光带着一丝温暖的味道。听闻白琳的如此的说,点点头!

    “话说你吃饭了没有?”白琳自己可刚刚起床便被阿大给叫了过来。所以之前才会让下人准备些点心给岩松几人!

    “没有!”

    “那正好,我们一起去吃吧!”随即白琳侧头看着白石,“爸,你吃了没有?”

    白石自然是吃了,但是想到自己家的闺女与一个男人呆在一起,而且还是一个对他的闺女有些企图的男人。虽然这个男人以后绝对会超过自己,但是,心里还是有些别扭,“没吃!”

    餐厅中因为白琳不喜欢那种长桌椅,所以白石直接让人换成了圆桌,看着果然舒服多了!

    此时白琳刚想动筷子便看到自己碗中夹几个肉包子,抬头便看到白石温和的笑意,不自觉的也笑了。

    “她不喜欢吃肉!”突然景西北清冷的开口。

    白石还想夹培根的手一顿,随即抬头瞪着景西北,“我自家闺女喜欢吃什么,我能不知道,要你开口?”直接将培根放入白琳的碗中,“闺女吃肉好!”

    景西北听闻并没有开口反驳,而是看了眼白琳,之后慢慢的喝着自己碗中的粥,不时皱着眉头。

    “额…下人为了迎合我的口味所以没有加糖!”是的,景西北一个冷酷闷骚的男人,喝粥喜欢加糖。从之前看他第一次做粥的时候开始,白琳便知道他很喜欢吃糖,但是偏偏白琳相反,不喜欢吃太过甜腻的东西!想着从自己的空间中拿出一些蜂蜜递给他。

    景西北很是自然的接过,然后在白石目瞪口呆之下,弄了两调羹的蜜糖放入白白香香的蛋粥中。

    白石的心中别扭之情再起,随即望了眼自家的淡定的闺女,“真没有见过大男人还这么喜欢吃糖!”

    哪知景西北似是没有听到一般,直接将蜂蜜递给了白琳,然后自顾自的喝了起来!

    白琳则是有些好笑的看着自家有点不正常的老爹,什么时候她家老爹也变得阴阳怪气?不就是喝粥多加了点糖么?其实某种程度白琳觉得自己与景西北有点像,只要是自己不喜欢的东西,白琳便喜欢加糖,她宁愿吃到的是甜味,也不喜欢吃自己不喜欢的口味,就像之前韩煜请她喝的咖啡!

    她很笃定景西北其实不喜欢喝粥,可是偏偏她不理解为何景西北总是强迫喝自己不喜欢的东西?

    早餐算是在风平浪静中结束,“对了父亲,上次我与你说的要给各位堂兄姐报名的事情,不是说着玩的!”

    白石一听皱了眉头,“他们那个样子估计上去了不是被揍,就是投降!”白石觉得这样并没有什么意义,对于白琳的那几个堂兄姐,他了解的很!

    “我知道,就是因为他们的生活太好了。这次我要看看他们的脸皮到底是有多厚,哪怕是在被人指着鼻子骂的基础上,还会不会像以前一般!”白琳平淡的说道,眼中却透出些许的寒光!

    白家的人都知道白琳的堂兄姐是废物,但是顶多是在白家本家如此的称呼,但是东门其他的人及隐世家族其他的人的面前,还不知道她的堂兄姐有多菜!她就是要让他们出出丑,她倒要看看最后他们是奋起还是颓废!

    “我知道了!”白石见状无奈点头。此时的他也有些搞不懂白琳到底打着什么主意!临走之前看了眼景西北,最终因为他派出去做事的白楚回来了,无奈要去工作了,只能作罢!

    “头儿!”岩松几人在见到景西北出来之后忙站直了身子。

    岩松见到景西北的冷眸看着他们旁边的茶几及糕点等,忙说道,“这个是刚刚白小姐吩咐人准备的!”

    “恩!”景西北依旧望着那茶点不知道在想什么,半响之后冷淡的开口,“我会在这里看完大比!”

    “好事啊!”岩松听闻忙附和到,不顾此时的上官秋与于舍对自己的不满,“我们是不是也住在这里!”

    “恩!”景西北轻声应到之后便朝着身后看去,正是换了一身衣服的白琳出门了!此时的白琳穿着一身长长的白衫!没有办法,一身的兽皮衣服出外面实在是太打眼了!不敢在那样穿,但是为了配合下这身衣服,也学着东门其他的女子一般挽上了头发!

    景西北此时的目光上过一道亮光,丝毫的不隐瞒自己对此时白琳的惊艳之意!一身白色的长衫虽然将她凹凸有致的身材阻挡住了,但是依旧美艳动人!挽起的头发,将白琳越加精致的脸蛋凸显出来,一双褐色的眸子带着盈光,惊讶的看着自己!

    “走吧!”此时的白琳觉得自己能够让景西北惊艳,她算是满足了一下虚荣心。

    原来之前快要吃完饭的时候景西北看着白琳半响之后,突然说要去东门看看,白琳身为白石的女儿,景西北又是如此的眼神,她自然是知道他的意思!

    景西北点头,两人在呆愣的四人眼中,一前一后的出了院子中的大门!

    “老大终于拿下了白琳那朵娇艳带刺的玫瑰花?”于舍皱着眉头看着已经消失了两人身影的门口!

    “正所谓女为悦己者容,老大总算是开窍了!”岩松很是激动的说道。此时的白琳换了件衣服,对岩松来说算是奇迹发生了。

    “哼!你们这两个没有经历过感情的人,真是傻得可以!”上官秋有些不屑的看着岩松与于舍。

    “上官秋你什么意思!”岩松很是不满的看着上官秋。

    “没什么意思!”上官秋说着招来不远处的小侍卫,摆出自己极为邪魅的样子,娇声的说道,“这位小哥,请问白琳小姐有没有吩咐过你给我们住的房间?”

    小侍卫年龄不大,正是血气方刚的年纪,更何况,呆在白石的院子中能够见到美女除了白琳之外也没有见到过这般勾引人的女子,目光呆愣的看着眼前的上官秋,张大的嘴巴,随即咽了咽口水,忙说道,“有,有,有,我现在就带你去!”

    “那就麻烦这位小哥了!”

    “不麻烦,不麻烦!”

    …

    岩松与于舍看到朝着里面而去,开始与那个小侍卫勾肩搭背起来的上官秋,两人都打了一个寒战。

    “她还真是不挑人!”上官秋不是一个喜欢乱来的人,但是她非常的喜欢勾引男人,等到将男人勾搭的神魂颠倒之际,便毫不客气的直接踹了他!她居然连小侍卫都下手?难道她脑子也有点不正常了?

    “上官秋对头儿的只有仰慕之情?”郝叔此时望着上官秋妖娆的背影沉默的说道!

    于舍与岩松一听禁了声,小侍卫是白琳家的。这算是对白琳的报复么?女人的心思果真难猜。

    出门了走上十米的距离,便是东门最热闹的街道地区,依旧是些琳琅满目的商品,还有一些是小孩子小婴儿的用品店,另外的便是出售一些铠甲等东西的店面!

    景西北一直跟在白琳的后面没有出声,听着白琳给他介绍各种各样的店面,神情有些恍惚,不过片刻之后,目光却一直盯着白琳另外一只没有动的手,很白,很细,很像是上好的羊脂玉雕刻而成,心间一动。

    白琳见到后面许久都没有出声便直接停下了脚步转身看着景西北,皱着眉头,“我说话你有没有听?”看着景西北黝黑的眸子沉默的看着自己,也不知道在想什么,白琳一扶额头,“说句话啊,景大少爷!”

    只见此时景西北伸出自己的手,目光却一直看着白琳!白琳不解的看着景西北的手,也是白皙,而且均匀修长,指纹清晰可见,还能看到上面隐隐的青色的小血管,不过手掌比自己的大上了许多!“你想干嘛?”难道想要灵果买东西不成?没有办法这个手势,白琳看到最多的便是别人伸手要钱的样子!

    “你的手!”景西北的目光终于移动到了白琳的左手上!

    白琳一愣,条件反射的抬起自己的左手看了看,没有什么问题,只见突然之间一只大手伸了过来,捉住了白琳的左手!

    景西北触摸到了白琳的温暖滑腻的左手之后,果然觉得自己心间有种满足感,先前在自己家中及白琳家的那种复杂的情绪似乎都驱散了,嘴角毫不吝啬的对着白琳划起一个笑弧,然后便目光灼灼的看着白琳与自己相交的手!

    白琳本来就很不解,刚刚想问问景西北这是作何,便突然见到景西北扬起一个温暖的笑脸,那向来冷峻漂亮的脸蛋瞬间像是在白琳的眼前发光了一般,刺得她的心紧缩了一下,美人一笑太晃眼了!随即跟随着他此时柔和而好看的眸子盯着来两人相交的手,很漂亮,很契合!感受到手心中传来的炽热与隐隐的跳动感,白琳的心不知道为何砰砰直跳,这种感觉貌似又回来了,她以为自己快要忘记了!

    想起先前两人被兽兽追着在悬崖缝隙中的时候,她与景西北算是身体相连,紧贴!想起他那个时候的心跳,想起他身上体香,想起他望着自己的深沉且闪着星光的眸子。想起他们两个相交紧握的十指,最后想到他的粉红薄唇!不自觉便抬起了头,在冬天的暖阳之下,他的薄唇还泛着一丝粉嫩的亮光。像是草莓果冻一般,果冻?她好像都没有吃过果冻了,看上去就很好吃!

    白琳脸上开始泛红,该死的,白琳另外一只手拍拍自己的脸,微笑的看着景西北,“景西北,你是在看为我看手相么?”

    景西北长长的睫毛微扇,看了眼此时脸红润起来的白琳,眼中不知道为何突然闪过一丝的笑意,一丝的得意,还有一丝自己也不清楚的感情,抬起步子向前走去,也不说话!

    白琳被景西北一拉,此时才注意到刚才周围来来往往的人都看向了她这一边!而且还在窃窃私语,以白琳的耳力自然是听的清楚!

    “咦那不是我们的大小姐么?想不到她穿上白衫如此的好看!”

    “她身边的男人是谁?绝对不是我们东门的人!”说着还咽着口水,目光如狼似虎!

    “好俊俏的男子,不对…他握着大小姐手!”

    “大小姐有一个漂亮的男朋友?”

    “我也想要一个这么帅的男人,就算是让我减寿五十年我也乐意!”

    “就你,四五十岁的中年妇女,还是一边靠吧,没有看到人家已经名草有主了!不愧是我们东门大小姐…”

    …

    嗡!瞬间白琳的脸便如同煮熟的龙虾一般爆红了起来!可是不对啊?之前景西北不是用了他的精神异能将两人都包裹住了?就算是有人察觉到两个人应该也是在景西北之上的人啊!景西北可是四十级的异能,这周围的人怎么可能察觉到他们?

    随即定下脚步,拉扯了下景西北,“景西北解释解释刚刚你的精神异能为什么失效了?”

    景西北听到身后的质问停下了步子,“我故意的!”

    “啥?”白琳觉得她今天是越来越看不懂景西北了,“你为什么这么做?”

    握紧手中温润的软玉手,“我心里不舒服!”

    “哈?”白琳看着此时的景西北皱着眉头看着自己,“你生病了?”

    景西北很认真的摇头,“你父亲让我很不舒服!”虽然景西北一直没有说,但是白石看着他的眼神像是防贼一样,看的他很不舒服。而且白石的动作与白琳实在是太过与亲密了,看的景西北依旧不舒服!

    所以景西北不舒服了,便想着做些事情让自己舒服,等到看到白琳的手的时候,他便想牵上,他想念先前十指紧扣的感觉,所以他也如此做了,虽然心中得到了满足,但是想到白石那宣誓主权的样子,感觉到周围涌动了人群,所以他直接撤了精神异能,看到众人诧异羡慕的目光,他总算是找到了点平衡感!

    “景西北你敢不敢在幼稚一点?”白琳虽然知道今日自己的父亲在吃饭的时候调笑了他几句但是也不用如此的报复她吧?关键是现在议论纷纷的人,等到传出来还不知道将她与景西北传成什么样子!她的一世清白啊!但是想到这里心间不知道为何有些愤怒,她又不是报复人的工具!“你牵着我的手你心里就舒服了?”说着便想将手从他的手中抽出来。

    “牵着你的手,我心里安定!”景西北并没有多么的用力,看着她的手将要离开自己的手,心中异常的失落,失落的他想找人发泄一番。

    听到景西北的话一愣,看着两人已经分开的手,抬眼看了下景西北,虽然他长长的睫毛遮盖了他修长的眸子,看不出他此时的想法,一句话脱口而出,“既然如此那便牵着吧!”说着便主动的握住了景西北的手,由于白琳的手比景西北的小了不少,所以根本就握不住!不过下一秒,景西北便反客为主,直接反手握住了白琳的手,五个滑腻的手指头灵活的插入了白琳的手指头之间!

    白琳有些无语,给了阳光就灿烂也不是这个么个灿烂法啊?但是望着他嘴角上扬起的弧度,貌似也感染了自己一般,倒是没有在对这件事情呵斥景西北,“我说,我不想被人当猴子看!”

    景西北听闻点头,此时他不知道要用什么来形容自己的心情,估计用岩松的话来表达,他此时觉得自己有着飘乎乎的感觉,“恩,我也不想!”

    白琳默,你丫的不想干嘛撤了精神异能,有病是吧!可是白琳的想法还未落下,便突然被景西北一把抱紧接着随后便后退了几步,动作一气呵成!白琳此时的头颅静静的靠在景西北坚硬的胸前,由于突然的动作磕着她的脸有些疼。一抬头便看到一辆呼啸而过的车子!而且车子所过的地方不少的人都被撞在了地上痛乎**!

    白琳皱了眉头,什么人敢在东门如此的横冲直撞?

    景西北看着怀中扬起脑袋看着外面皱眉的白琳,毫不客气的直接一伸手,便见到还在急速前进的改造过的小轿车突然之间跃上了高空,一眨眼便直接成了各种小零件了,隐约之间还能看到那飞速旋转的车轮子!而里面的一个翘着二郎腿吊耳郎衣服褪了一半,露出胸肌的正抱着美女打的火热的男子,及一位拿着高脚杯正优雅的喝着红酒的女子,由于突入其来的事故,丝毫的没有防范,碰的一声几人均毫无形象的掉落到了地上!

    紧接着便是铿铿锵锵的声音从半空中掉了下来,车子的每一个零件都毫不犹豫的砸在了三人的身上!而最重的东西都砸在了那个男子*的上半身!一时之间只听到杀猪一般的惨叫之声!

    而众人均是呆愣的目光看着眼前的这一幕,随即还擦擦眼睛,以为刚刚看到的都是错觉!而另一边路上,受伤躺在地上的**的人不出一刻,便觉得此时他们的伤不知道为何既然奇迹般的好了!

    “是谁?哪个混蛋?给本少爷滚出来!”那个男子艰难的将堆在自己身上,足足堆了二米多高的零件全部都推了下去,胸腔涌出一口热血,直接吐了出来,同时之前与他打的火热的美女,因为太弱了所以受到了很重的伤,男子看到这一幕非但没有询问她的伤势,而是直接将她踢到了一边!

    另一边那个穿着一身红色旗袍的艳丽女子也不太好,浑身褴褛,隐约可以见到那里面的细嫩白肉,丰满的胸部已经呼之欲出了,其他的地方还有一些擦伤,好不狼狈!不过貌似她并没有觉得尴尬或者是害羞,而是站的妖娆的朝着四周扫了一眼,之后便叫住了那个男子,“易少爷,有空在这里乱喊乱叫还是赶紧的离开比较好吧?”

    那个被称为易少爷的人,正是易家的掌门的第十五儿子,也算是易家掌门最小的儿子,易水鹏,现今四十五岁,但是外貌看上去只有三十多岁左右!“晦气,我就说了不要来东门!”

    “现在还要走的了,不来东门,怎么看你外公?”女子妖艳的笑笑,但是那双眉目依旧朝着左右的人群再次扫视了一眼,随即在身后不远处,目光突然定格,眼中划过一道亮丽的光芒,而她看到的正是依旧抱着白琳的景西北,想不到在东门居然还有这么极品的男人,刚刚她怎么没有看到?女子对着景西北挑挑眉,小舌在自己红艳的有些刺眼的嘴唇上舔舔,露出一股勾引邪魅的味道!

    哪知对面的景西北不过是一眼,便移了目光!而是异常专注的看着怀中的人儿!

    “有趣,我平身最喜欢的便是抢有女人的男人!这样玩起来不是更加的有趣么?”女子想着便直接转身朝着另一边而去!貌似对于景西北完全的没有兴趣了。

    “景西北,那个‘霉女’好像看上你了!”有些偷笑的看着景西北,感觉得到他握住自己的手很是用力,忙转移话题,“话说你刚刚怎么就将他们的车子给拆了?”

    “他们差点撞到你?”景西北此时的声音有些僵硬!因为此时的白琳有些不安分,在自己的怀中动来动去,动的他有些难受,却不说不上哪里难受!

    “噗嗤!”白琳听闻一笑,“但是你也不用将所有的零件都往他们身上打吧!”

    “他穿着不得体!”最主要是让白琳看到了!他心里不舒服,所有只能用‘零件’给他盖上!

    “额…”白琳这下有些不解了,“那他们呢?你可不是爱管闲事的人!”白琳指的自然是地下躺着的受伤的人!好的如此之快,自然是景西北的光系异能给治疗了。

    “我不喜欢你皱眉!”景西北的回答依旧简短!

    “啊!”原谅白琳吧,仿佛她与景西北在一起说的最多的便是语气词了。但是不知道为何,听了景西北着一串的回答之后,她心跳又开始不正常了,此时才望了眼自己与景西北的距离!只要微微的一踮起脚,白琳的额头就可以碰到景西北的嘴唇,而且他身上的清晰的味道萦绕着白琳的身子,一呼一吸之间让她很是沉醉的感觉,慌忙的推开景西北,定了下心神,“好了好了,我们不是还要去别的地方看看么,走了走了!”

    “好!”白琳离开他的胸膛,景西北呼出一口气,随即又有些不舍的看了眼白琳的身子,之后便继续面无表情的盯着白琳!

    “景西北你们中门是不是也是这个样子的?”白琳现在到的是一家礼品店,里面的均是些好看的小挂饰,店中最多的便是女子,当然还有许多的男士很有风度的陪着自己的女友。

    “我没有看过!”

    白琳一听转头,“你怎么不去看看?”

    “没有兴趣!”

    白琳瞪大着眼睛,他没有兴趣他干嘛叫她过来陪他逛街?白琳摸摸脑袋,这一路上并没有看到景西北的不耐烦与不喜的感觉,反而觉得他越加的柔和!白琳更加的不解了,随即目光便放在了那一对对的男女身上,随即血冲头顶,“景西北你喜欢我!”

    这句话白琳说的异常的坚定,说的白琳自己都有些热血沸腾,随即目光闪闪的看着景西北。

    景西北听到白琳的话之后心脏紧缩,“我不知道!”

    白琳望着景西北眨眨眼睛,想起先前时候自己与景西北相处的点点滴滴,心中既紧张又有些兴奋的感觉!她人生中的第一次告白,而且是对象是景西北,貌似她不排斥,既然不排斥,那么她是不是可以考虑接受接受?反正现在自己所有的事情也都上了轨道,而且貌似她年龄真的有点大了,这辈子及上辈子还没有谈过恋爱!但是等了半天居然等到一句,不知道?

    白琳毫不客气的收回自己的手,面无表情的转身离开!丫丫的,不知道吃我豆腐?没门!之前她没有往哪方面想,现在她想到了那一方面,觉得自己这样貌似很吃亏。

    景西北愣愣的看着自己的手,之后看着白琳离开的背影,不知道为何心中突然很慌乱,快速的跟了出去!

    “姐!”万甄此时正好回家,路过街道,看到了白琳之后快速的走了过去,但是近了见到白琳脸色有些不好,担心的问道,“姐,没有事吧?”

    “万甄!”白琳也诧异的望了眼万甄看到他身上衣服有些破烂,“你又去了挑战擂台?”

    虽然白琳没有回答自己的问题,但是看着应该没有事情,万甄便放下心来,“恩,你说的果然没有错,实战是最好的老师,我现在已经如愿的升上了二十级,等我回去在将今天的经验在结合结合,再问问我妈,应该又可以升级了!等到几天后的大比,我也要报名!”

    “好!姐支持你!”白琳微微一笑,她知道因为上次的事情,万甄极其的渴望自己强大!“不过,在升级也要注意…”

    “劳逸结合,你说过很多遍了,我都知道!”万甄也不自觉的笑笑,随即他觉得自己的周围好像冒出一股寒气,不自觉的打了一个寒战与哈欠!

    原来景西北好不容易追着白琳出来,等到靠近她的时候便看到她与对面的一个男孩子聊得欢快,这也就算了,关键是那男孩子衣衫不整,而且有的地方还露出白色的肌肤,一闪一闪的在白琳的面前晃悠!所以景西北心中已经开始烦躁了,但是却忍住没有动手,因为这个男孩他认识正是之前白琳身边的小跟班!

    可是下一秒景西北便看到白琳居然摸上了万甄的额头。原来白琳听到了万甄打的哈欠以为他生病了!给他试温度!这还得了?直接露出了自己的身形!

    “景老大!”万甄瞪大的目光看着白琳身后的景西北,这叫声一出来,他感觉到自己周围的凉意好像减少了不少!“你…真的来了?”随即目光往望着白琳的肚子,看的异常的认真!

    看的白琳心中发毛忙后退了几步,刚好碰到了景西北,景西北忙小心的扶着白琳!“万甄你干嘛?”

    万甄看着这个样子的两人,张开的嘴巴终于闭上了,“原来刚刚他们说的是真的!”

    “什么真的假的?”白琳此时站直了身子离开了后面的景西北一点,心中有种不好的预感看着万甄的目光又放在了自己的肚子上!

    “就是刚刚,我从擂台上下来之后,一路上都在谈论说白琳姐你与一个男子很亲密,还说你有了小宝宝!”

    白琳一听差点没有摔倒,“哪个混蛋没事乱造谣?”自己的英明清白都毁了,她就知道所谓的传闻越传便越是失真,“你还真信啊?”

    “如果是别人,我不信,但是景老大我…”听到白琳呵斥着自己,万甄不敢说太大声,只能小声的嘀咕,这下他觉得自己周围的寒冷之气瞬间就没有了。

    白琳狠狠的瞪了眼景西北,“我清白,全给你毁了!”说着便推开万甄,直接离开了这里!

    万甄看着白琳离开的身影,有些委屈,又不关他的事情!要不是前些时候自己在桃源基地听小金念叨景西北的事情,他也不会好奇的问景西北与白琳在他离开之后还发生了什么事情,也不会有这种猜测,“姐…我错了!”

    而景西北则是面无表情抬起步子跟随着白琳而去。

    万甄看着这一白一黑一前一后的离开,最为关键的是不知道为何两人似乎特意的保持了一定的距离,准确的说是景西北居然在小心翼翼的与白琳保持着距离,万甄长长的呼了口气,仿佛是第一次看到白琳生气,关键是他还不知道白琳气啥!因为在他的认知里就算是白琳生气也不会为了一些传闻中的小事生气,白琳没有这么小气!

    所以万甄此时觉得自己很冤!但也不敢耽误的快速的跟了过去!

    三人一前一后的一路而过,岩松正在与于舍等人说着什么话,“白小姐,怎么你一个人回来了?”

    白琳看着岩松,清冷的脸上突然升起了微笑,“你们收拾收拾东西,我给你们找了个好住处!等下就让侍卫带你们过去!”说着看了眼此时已经进门的景西北,冷哼一声!

    岩松,于舍,郝叔三人看着白琳的笑容觉得有些渗人,均顺着他的目光看向了进门的景西北,此时景西北身上似乎散发着一丝颓废的气息,两人先前出去的时候还有说有笑的,现在这是怎么啦?

    等到他们无奈的真的收拾东西跟着侍卫来到了所谓的另外的居住的地方,均华丽丽的愣了。

    “你,是不是带错了地方?”岩松手指颤抖的指着前面的,猪圈!老远便能问道一股浓重的猪粪的味道,还有猪身上散发的难为的气味!

    所谓的侍卫正是阿大,面对上官秋的引诱完全没有任何的反应,“小姐说的就是这里,其他的地方也没有几位的住处了!各位请!”阿大还相当的客气请着这五个人朝着那猪圈旁边的一座摇摇欲坠的房子看去。阿大心中顿然涌出一股油然的佩服,也亏得白琳能够在东门找到这么一个地方!

    这五人中除了景西北依旧没有表情之外,其他人的表情已经不知道要用什么来形容了!他们现在很肯定,他们的头儿得罪了白琳!

    “头儿,我们真的要住么?”上官秋闻到那股气味的时候便已经忍不住想要吐了,要是真的住在那个猪圈旁边…她不敢想象!

    哪知景西北完全的没有感觉一般朝着那猪圈旁边的房子而去。

    “头儿,我,呕…”上官秋实在是忍不住了直接在一边呕吐了起来!

    岩松,于舍,郝叔的表情也好不到哪里去,“头儿,你…”

    “你们去住万甄那里!”此时景西北突然转身。

    果真在不远处万甄正跟着他们过来,自然也看到了这一幕,听到景西北如此的说,忙捂着鼻子跑了过来,“景老大,我看你们还是都住我家吧!”

    原来之前等到万甄回到院子的时候白琳已经闭门不出,而景西北几人被阿大带着出来,他好奇之下忙跟着过来,哪曾想…他总算是知道了,白琳生气的对象不是他!心也放下来了。但是却为景西北默哀,他是怎么惹到白琳的?

    阿大在一边看着,他还准备回去报告!

    景西北什么都没有说,而是直接大步的进去了那房子中!

    郝叔,岩松与于舍,及封闭了自己嗅觉的上官秋一咬牙,一跺脚,只能跟着景西北进去!

    “你们都是傻子啊!”万甄看着他们如此的行径,气的跳脚!随即转身准备去给几人求求情!

Copyright © 2018 天龙八部小说阅读网 All rights reserved.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色情小说,一经发现,即作删除!举报邮箱:88888888@qq.com

本站所收录小说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于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客服邮箱:88888888@qq.com QQ:888888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