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四章 心真是狠!

作者:佳若飞雪 | 发布时间:2018-07-27 22:18 |字数:15772

    “你怎么来了?”倾城懒懒地看了一眼来人,然后将身上的毯子再往上拉了拉,心里头则是在腹诽着,这天儿本来就已经很冷了,这丫怎么这会儿来了?莫不是存了想将她给冻死的心思?

    “想不到你竟然是能想出让凤荷去算计皇后?你就不怕她反咬你一口?”

    “我自然是有法子牵制她。*WwW.”倾城说完,惊觉不对,一双清亮的眸子就对上了夜墨,“她已经动手了?”

    “嗯。坤宁宫里有暗卫,我倒是没有想到,她竟然是敢明目张胆的去做。”夜墨接着便将那一晚的事情大致说了,“因为宫里的暗卫,所以,我的人只是看到了一个大概,应该是她得手了。不过具体是在什么里面加了什么药,就不得而知了。”

    “那就好。她是个聪明人,自然是不会下什么巨毒之类的东西,否则,她也活不成。如果我猜的没错,应该是一种慢性毒。”

    “丫头,你的胆子,可真不是一般的大!”

    “多谢夸奖,我的胆子向来很大。”倾城话落再将自己的姿势调整了一下,让自己跟眼前的这个人对话,更舒服一些。不过,太过随意的倾城没有发现,他们一男一女,一坐一躺,这屋子里的气氛,委实是有些暧昧。

    “你将与你母亲有关的一些事,告诉洛华城了?”

    倾城点点头,一挑眉,“怎么?难道我不该告诉他吗?”

    夜墨的唇角突然就微微有些怪异的神态,“本座以为,你会选择瞒着他。”

    “哦?夜教主似乎是很喜欢猜我的心事呢!只是,夜教主如何就认为我会瞒着哥哥呢?毕竟,母亲也是他的母亲,身为长子,难道他不该为母亲血刃仇人吗?”

    倾城说这话时,笑得妖娆美艳,很难想像一个只有十四岁的小丫头,怎么会有如此妩媚动人的笑!

    夜墨看向了倾城的眼睛里,似乎是涌上来一股笑意,不过片刻,却又是瞳孔猛地一缩,笑意顿失,一抹无边的凉意,迅速地在他的眸底蔓延开来!

    “你的心,真是狠!”好一会儿,夜墨才吐出了这样一句话,眼睛仍然是一瞬不瞬地盯着倾城那张如花似玉的脸,似乎是想要在她的笑容中,看出一丝裂痕,可惜他终究还是失望了!

    倾城脸上的笑,却是慢慢凝固,恍若是结了冰一般,她翻转了下身子,平躺于美人榻上,眼睛直勾勾地看着头顶的梁柱,叹道,“是呀!我的心,真的是狠。所以,夜教主将来要娶的人,不该是我!”

    “你的心,的确是狠,可是偏偏对洛华城,却又是这般的软!丫头,你让本座看不透。”夜墨的声音凉凉的,不带一丝情绪,却是让倾城的脸色微凛,不过片刻,又恢复平静。

    外面似乎是起风了,天色也阴沉了下来,门窗紧闭的屋子里,此时十分的昏黑,即便是看不到,可是倾城仍然是感觉到了片片乌云仿佛要压下来一样,黑压压的。还不时有着狂风肆虐的声音,叫嚣着,扭打着,给人一种恐怖的感觉。

    很快,风声便小了许多,只是紧接着,便听到了雨滴敲打在了窗上、叶子上、落在屋檐上的声音。倾城偏头看了一眼那窗子,似乎是透过那糊了薄薄地窗纸的窗子,看到了外面的雨景一般,颇有些神往之色!

    夜墨注意到了她的神色,手臂轻抬,因为他本就是挨着窗子坐的,此刻,那窗子被他推开,入眼的,便是一幅细雨纷飞的美景!像是无数蚕娘吐出的银丝。千万条细丝,**在半空中,更像是一种江南织女,刚刚织出来的薄薄轻纱,迷迷漫漫的,在外面在飞舞着。

    倾城讨厌雨天外出,却是极喜欢听雨、赏雨,不得不说,她是一个极为矛盾的人!想想当初在江南,到了梅雨时节,可是她最为欢喜的时候。因为下雨天,不会有那些碍眼的人出现,因为她们也不愿在雨天出来,因为下雨天,总是能让她想起,前世跟哥哥一起在细雨中漫步的日子。那是上一世,她最为美妙的记忆。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心有灵犀,夜墨也没有再说话,而是和她一样,就这样专心地看着外面的细雨,听着它敲打在了树叶上,和屋檐上的声音,明明就是杂乱无章,可是出奇的,二人的心,都在这个时候静了下来!

    好一会儿,倾城才再度转了头,仍然是换成了一幅平躺着的姿势,眼睛却是轻轻地阖上了,记得前世她不想去上学,特别是一下雨,就不想出门,哥哥常常以此来打她,后来,还笑她是一到了下雨天,就是她睡懒觉的日子。而她每次都会脸不红,气不喘地回他一句,下雨天,本来就是老天爷让地上的人们睡觉的!这样,是为了让忙碌的人们都好好休息一下!

    现在想想,自己那个时候,真是为自己的懒找尽了借口呢!这样想着,她竟然是阖着眼就慢慢地笑了起来。这次的笑不同于以往,不再明艳,不再妖娆,却是透着几分的清隽,还有一种从未在她的脸上闪现过的幸福神采!

    这一笑,竟是让夜墨看的呆了!

    他的眼睛微微一暗,似乎是有着极为浓重的墨彩,在他的瞳仁上轻绘了一把!这样的洛倾城,让他觉得新奇!他的视线一直是被这抹笑紧紧地锁定在了她的眉眼之间,再细看,便发现,似乎是还有着一抹浓浓的愁绪!

    明明就是笑的这样灿烂幸福,为何又会有了愁思?这个洛倾城,果然是不易让人看透!

    轻轻地关上了窗子,夜墨突然到了榻前,俯身低头,看着那一个宛若是美人鱼一般,平躺在那里的洛倾城。

    这样的洛倾城,让夜墨对她的好奇心更重了一分,也更心疼了一分!特别是看到了那眉目间的忧伤,夜墨就感觉到了自己的心,似乎是被寒冰给冰住了一般,突然有那么一会儿的功夫,感觉它几乎就是停止了跳动!只是因为她的忧伤,她的愁思!

    夜墨的视线,一点一点地在洛倾城的脸上徘徊着,游移着,她的心果然是足够狠!竟然是要用这样的方法来逼着她的亲生哥哥来动手!只是因为他是李氏的长子吗?不!当然不是!

    夜墨的瞳孔微微一紧,这个洛倾城看问题,想事情,远远比自己想像的要更加地深不可思测!这个丫头,果真就是一个只有十四岁的小丫头吗?

    她明明就是想着利用这件事,来狠狠地打击一路顺畅,屡建奇功的洛华城,让他借此而明白,京城里的纷争,远比军营里的更为可怕!甚至是某些人的触角,能伸到了你的身边人身上,送你归了西,你却是毫不敌情!

    她分明就是想着利用这个,来让洛华城明白,在战场上对敌人的残忍,不叫残忍!对他们的心狠,也无法称之为心狠!面对自己的至亲之人,却是自己十几年前的杀母仇人!甚至是还想着杀了他的妹妹来保全自己的秘密的亦亲亦恶之人,他要怎么做,才能将这一切归于尘土?

    她想逼着洛华城亲手去对付十几年来一直是对他疼爱有加的亲祖母,想让他的心性更加地坚定,让他面对敌人更加地杀伐果决!她这是在逼着洛华城一步一步强大起来,因为洛家,早晚有一天,是要交到他的手上的!

    她如此地费尽心思,用心良苦,就是不知道她的那位宝贝哥哥,是否能够体会了!夜墨的心思突然一动,有这样一位妹妹,洛华城,是何其有幸!若是自己也能有这样一位至亲之人,是不是,夜里,也会睡得更加安稳一些呢?

    “丫头。”

    感觉到了他的声音太近,气息也太近,倾城倏地睁开了眼睛,一张放大了的极为俊美的脸,便停驻在了她的眼前!

    四目相对,霎那间,似乎是有什么东西,在两人所交汇的视线中缓缓流淌着,似乎是有风声,有雨声,有冰层的碎裂声,还有雪山的崩塌声!那么一瞬间,似乎是很多东西都不一样了!变了!

    倾城还有些呆怔,接着便感觉到了自己的额头上一片冰凉,还有一种软软的,酥酥的,说不出来的奇异感,迅速地自她的额头开始蔓延、伸展,直至她的四肢百骇!

    待她明白过来的时候,夜墨已是再次立于窗前,双手负于身后,他略有些颤的薄唇,似乎是在诉说着,他刚才的激动。而洛倾城则是到了此时,才明白,自己再次被眼前的这个活阎王,给轻薄了!

    “你,你干嘛又偷亲人家?”倾城的脸色绯红,灿若云霞,艳若桃李!

    这样有些小女儿羞怯之态的洛倾城,则是让夜墨的眼睛一亮,这个样子的她,可是不多见呢!至于,对自己而言,可是委实难遇的。

    “丫头,你为何要出手帮云清儿?”夜墨好不容易才压下了自己想要再亲她的冲动,冷声道。

    倾城的大脑一时反应不过来,刚才似乎是他轻薄了自己,然后自己出声质问他了吧?可是为什么他现在却是一幅没事人的模样儿,而且还开口就问自己的事?

    “我喜欢!”话一出口,洛倾城恨不能将自己的舌头给咬下来!自己怎么就顺着他的话给答了呢?难道自己是被他的美色所惑?倾城越想越觉得有道理,遂转了头再不看他。

    “丫头,你这是在打着安国公府的主意了?还是说,你也同那些小姐们一样,看上了俊美无双的云世子?”不知为什么,夜墨问出这番话来的同时,就觉得心里有些堵的慌!心里有一种七上八下的感觉,怪怪的,极不舒服!

    这种感觉一涌上来,夜墨遂沉了眸子看向了洛倾城,似乎是只要她敢说一句是,他就要将眼前的这个小丫头给吞噬了一般!

    倾城则是瞪大了眼珠子看向了夜墨,俊美无双?若说那云世子,也的确是生的很是俊美,毕竟,他有着一张几乎是与前世哥哥一模一样的脸,可是那又如何?在这个堪称妖孽的美男面前,还有哪个男子,能被称之为俊美无双的?

    云墨宸的脸,虽然是与前世哥哥生的很是想像,可是气质却是截然不同的!哥哥的儒雅温柔,从来都只会在自己的家人面前展现,可是那位云世子,却是生来如此,无论是对何人,都是一幅翩翩公子的模样,这一点,真真是让她觉得如果自己是他的至亲之人,定然是受不了,要吃醋的!

    “喂,你别乱点鸳鸯谱,我告诉你,我喜欢的是云清儿,她这个人可是我进京后,见到的最优雅,心地也最好的一位千金小姐。比之皇室的公主,还要更优雅了几分!”

    “云清儿,的确是不错。”沉默了一会儿,夜墨点头附和道。

    倾城听了,却是一挑眉,起身在他的对面站了,上下打量了一番,颇有些意味深长道,“喂!你该不会是也看上她了吧?”

    夜墨听了,脸色猛地一沉,一股莫名地戾气便散发了出来,“丫头,你说什么?”

    倾城因为站的近,又毫无准备,自然是被他的这突来的变故,给惊地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微蹙了蹙眉,“呃,那个,也没什么。只是要告诉你一声儿,这个云清儿我已经订下了,谁也休想再打她的主意。”

    “订下了?”

    “是呀!我想要云清儿做我的大嫂。你不觉得,她那样的一个精致妙人儿,若是嫁入了皇室,早晚是会埋骨于冰冷的宫殿吗?”

    夜墨这次没有说话,云清儿,他自然是见过的,优雅端庄,温柔娴淑,再加上身后的一个安国公府,的确是皇室优先考虑的婚配对象。只不过,她的气质、神韵,以及说话投足间,却是不难看出,她被家族保护的太好了!某些人想利用攀上云清儿的婚事,来拉拢安国公府。同样的,安国公也不可能没有存了利用自己这个宝贝女儿的心思!她若是嫁得好,自然是可与安国公府互为相助,甚至是可以助安国公府更上一层楼!

    而这更上一层楼,就足以让人琢磨沉思了。皇上也未必是没有考虑到这一点,所以才会轻易地便信了钦天监的话,才会阻止了皇后的懿旨,本来皇上对此是默许的,所以皇后才会有胆子下了懿旨,毕竟是亲王,若是没有皇上的首肯,即便她是皇后,也是不可能有权利为亲王选择正妃的!

    夜墨如此一想,这心里多少明白了几分,将云清儿嫁给并非皇室的洛家,倒也未尝不是一条好的出路。

    “你哥哥见过她?”

    “见过。不过听哥哥说,也只是远远地见过,并没有看的仔细。我正想着,该如何才能让云清儿相中哥哥呢,而且,还得让安国公府也得点头同意!毕竟,哥哥的身分,配上了国公府的嫡小姐,委实是有些委屈了。”

    “你哥哥才华横溢,假以时日,必将在军中大放异彩!将来,他建功立业的机会可是多着呢,你不必担心这一点。”

    “我自然是相信哥哥的,可是哥哥现在的身分,毕竟还只是一员小将,而且,身上又无爵位,总归是让人看轻了一些。”

    夜墨紧眉看向了洛倾城,这个丫头的想法好生的奇怪复杂!明明是先前还在想着逼着她的哥哥去变得更心冷几分,可是这一转眼的功夫,又开始为他的哥哥挑选起了嫂子!这样快的转换心思,在她做出来却是如此地顺理成章?这一点,真是让他看不明白!

    “你不必如此看我!为母亲报仇,和与哥哥娶亲并不相矛盾,相反,倒是只有哥哥尽快地成了亲,我才能安心地让哥哥去动手。”

    夜墨心思一动,“你是指守丧三年?”

    “这个倒是小事,毕竟与成亲比起来,报仇自然是最重要的!而且,又是生身之母的血海深仇!只不过,若是哥哥能娶了云清儿,一来全了他的孝心,可以让母亲泉下有知,也放心了。二来,我们兄妹俩对付凤家,不是更多了一分胜算?如今,凤云两家被我给挑拨的已然是离了心,这会儿,若是能再趁热打铁,自然才是最好的!”

    利用云清儿?似乎是也算不上!夜墨很清楚,即便是云清儿不嫁入洛家,她定然也是会有别的法子来拉拢云家,可是现在看来,如果能让洛华城娶了云清儿,却是最为省事儿,也最为妥贴的。

    “无论是柳氏,还是老夫人,还有那位让我十分挂念的抚安候夫人,她们在谋害母亲的这件事上,都不过是一些棋子罢了!真正的幕后黑手,是那个最高贵,也最为卑劣的女人!我不会放过她!不过,以我现在的实力,想要对付她,似乎是难了些,若是能给自己拉上几个同盟,有何不妥?”

    此时的洛倾城,再度恢复了原先一般,让人看到她脸上明艳的笑,却是生生地能感觉到了几分的寒意!

    夜墨的眼波微转,眯了眼睛,“那你与本座联手,岂不是比与安国公府结盟,胜算更大?”

    洛倾城的笑容头一次,僵在了脸上!明明还是那般的明艳,却是生生地多了几分的尴尬,还有恼火!

    “夜教主似乎是忘了,本小姐的年龄了?”

    “那位云清儿,不也是得等到明年才能及笄?”

    “那如何能一样?三书六礼,纳采、问名、纳吉、纳徵、请期、亲迎,这一套程序走下来,也就到了明年的开春儿了!到时候,正好是能赶上成亲!”

    夜墨的眼睑微微垂下,声音低沉道,“我们可以先订亲。到时候,你是我的未婚妻,我助你,一切不都是顺理成章了?”

    洛倾城听了,立马就黑了脸,“活阎王,你是疯了不成?人人皆知你不近女色,嗜杀成性!若是你突然有了我这么个未婚妻,那岂不是表示我就活不过月余了?”

    “你不同!”

    “有何不同?你处心积虑这么多年,真的就希望你自己的一切突然就毁于一旦?”洛倾城一针见血地指出,“别告诉我你就不在意那个位置。别告诉我,你这么做,无非就是一种自我保护的法子!若是一旦我与你订亲,那你这么多年的伪装,岂非是被戳破了?”

    “那又如何?”

    洛倾城被他的这一反问,一下子就给噎到了,神色微凛,“你是真疯了,还是在这里故意试探于我?你的一切一旦是被戳破,你可知道会有多少人一下子就会突然与你执剑相向!头一个,就是齐王!”

    “正是因为如此,我选择与你合作,有什么不妥吗?至少,我们有着一个共同的敌人!”

    洛倾城摇摇头,连带着摆摆手,“别!肯定是不成!我只是想为母亲报仇,并不想搅进你们这些皇子间的纷争之中!你还是饶了我吧!我可不想晚上睡觉都得枕着一把匕首!日日担心吊胆,我会短命的!”

    “洛倾城,你以为本王求不来一道圣旨?”

    突然冷了几分的屋中,洛倾城意识到了这个男人是认真的,她一时有些心慌了!这不是她想要的生活!她想要的,一直都是待解决了皇后,为母亲报了仇之后,便消遥自地,云游天下,看尽天下的美景古迹,走遍天下的名山大川!可是自己一旦是跟这个男人扯上了关系,那么,自己作梦都想要的日子,这一辈子,还有可能吗?

    洛倾城的脸上也是陡然冷上了三分,“夜教主,你还是请吧。”

    “看来,你是不准备实现你的承诺了?”夜墨的声音微冷,如同是外面初冬的细雨,透着丝丝的凉风,钻入了倾城的心田!

    “不!我没有想过反悔!”倾城想到了这个男人的可怕,立时否认道,再一抬眼,对上了他略带着一些嗜杀色彩的眸子,倾城有些心虚地别了脸,“我只是觉得自己还是太小。”

    “洛倾城,你以为本座不知道你在想什么?”夜墨的声音有些飘渺,冷的像极了夜里的寒风,直刮地人的皮肤上有些疼!

    “你想借着本王的手,在暗中相助于你,待解决了皇后和凤家之后,你便逃之夭夭,本座说的,对也不对?”

    倾城猛地就打了个寒战!她的确是这样想的,只是,为什么他能够猜到这一点?他不过是与自己见过数面,甚至是都还算不上多么相熟的一个外人,如何就能如此轻易地窥破了自己的心事?

    洛倾城紧抿了唇,不语。微蹙的眉心,和躲闪的眼神,出卖了她的情绪。

    “丫头,最多的年节前。本座的耐性只有这么多了,你自己考虑清楚吧。”

    倾城的神色也是突然就多了一抹恼怒,“你这是在威胁我?”

    “丫头,你该知道,你我之间,从第一次相遇,便已经是命中注定了!想逃,你已经是没有这个机会了!”

    倾城从他有些阴鸷的眸子里,似乎是看到了什么异样的情绪,究竟是什么,她自己也说不清楚,只是觉得,自己当初选择了与眼前之人合作,根本就是在与虎谋皮!有那么一刹那,她后悔了!

    洛倾城向来了觉得自己看人极准,而且是又有着特殊的天赋,向来是自诩,一切尽在掌握,不会有什么人能避得开自己的眼睛,可是现在,她真是头一次后悔了!后悔不该与他有这么深的交集!后悔自己当初一时冲动,竟然是答应了这个人的无理条件!眼下,自己突然就被他给逼到了赐婚之上,该当如何?

    似乎是看出了洛倾城的懊恼,夜墨突然就欺身上前,高大的身形,让他居高临下,如同君王一般,紧紧地盯着眼前的小人儿!

    而洛倾城,则是在他的面前,头一次,感觉到了巨大的压力!一抹无形却是强有力的压迫感,将她压的几乎就是有些喘不过气来!

    洛倾城甚至是听到了自己飞快地心跳声,感觉到了自己从未有过的慌乱和颤抖!她咬紧了牙关,逼着自己在这个男人面前不能认输,不能低头,否则,等着她的,便极有可能会是万劫不复!

    洛倾城的坚持,让夜墨的神色微变,他没有想到,在自己如此强势的威压下,这个看似柔弱的小女子,竟然是能如此地坚定坚持!自己该不该继续逼她呢?

    低头看了一眼她的胸前,虽然是身形已经长开,可是那张略显稚嫩的小脸儿上,还是在提醒着夜墨,眼前的这个倔强的小丫头,不过才是一个十四岁的小姑娘,自己不该将她逼的太紧。

    缓缓收回了身上的冷戾之气,洛倾城觉得自己轻松了许多,呼吸也顺畅了一些,至少,让她感觉能再次呼吸到新鲜的空气了!

    “丫头,我不逼你。不过,你也不要让本座等太久!本座的耐性,向来不好。”夜墨冷冷地抛下一句话,转身自窗口飞出!动作快地几乎就让人以为一切不过就是一场错觉!

    倾城有些呆呆地看着打开了的窗子,看着有还在下着的小雨,感觉到了迎面吹来的有些刺骨的寒风,心底微叹,冬天,到底还是来了吗?虽然才是初冬,为什么自己却是已经感觉到了彻骨的寒冷呢?

    倾城微闭了眼,任由那些夹杂着雨丝的凉风拍打在了自己的双颊上,肩膀上,手臂上!仿佛是只有如此,她才能感觉到了一丝的清醒和宁静!

    不知过了多久,倾城的眉毛稍动了一下,眼睛却是并未张开。

    “怎么在这儿站着?”

    洛华城一上了二楼,便看到了妹妹竟然是在窗前发着呆,连忙自一旁的屏风上取下了一件儿斗篷,给她披上,扶她到了榻上坐了,再将窗子关了。

    “怎么样?冷不冷?可是有什么烦心之事?你怎么这么不知道爱惜自己呢?若是染上了风寒怎么办?”洛华城连珠炮似地问话,让倾城的心情好了起来,这个是自己这一世最亲的哥哥,他对自己的疼爱,丝毫是不比前世的哥哥差!因着他的一番责备中透着关心的话,倾城的心却是暖了起来。

    跟着上来的红燕看了,则是急急忙忙地就下去了。不必想,两人也知道这个丫头去干嘛了。果然不多时,便见她手上端了一个托盘,上面放着一盏茶。

    “小姐,这是刚刚泡好的参茶,您先喝一口暖暖身子吧。云姑姑已经去让人煮姜汤了。”

    洛华城接了过来,不由分说地便放到了倾城的手中,催促道,“快趁热喝。”说着,再上下看了她一眼,似乎是觉得有些不妥。“红燕,我去楼下等着,你帮她换身衣裳,我瞧着都湿了。若是不行,就先沐浴。”说着,起身走了两步,又道,“不行!我先看着你将参茶喝了,再下去。”

    倾城无奈,只好是乖乖地捧着参茶慢慢地喝了。红燕一看小姐这样乖地便喝了参茶,心里头是别提多高兴了!她就是笃定了小姐不可能不听少爷的话,所以才急急忙忙地去备了参茶,要知道小姐可是最腻歪喝这种东西的!还总是说只有一些个弱不禁风的弱女子才会喜欢喝这种东西,难喝的要命!

    如今看小姐乖乖地喝完了,红燕高兴地接过了空茶盏,置于托盘之上,不过,接茶盏的同时,看到了小姐深深地瞪了她一眼!红燕这会儿才不怕!有少爷在,小姐可是不敢怎么样的!

    “给我吧。你服侍小姐将衣裳换了。”洛华城夺过了她手中的托盘,下了楼。

    红燕多少是有些呆住了,这少爷竟然是做起了下人们才会做的事,这也是有点儿不合规矩了。

    不过,红燕也没有多想,还是先关好了门,帮小姐换起了衣裳。

    “红燕,下次你若是再敢给我冲参茶过来,就罚你去浣洗房待上一个月!”倾城小声训斥道。

    “小姐,奴婢不敢了。可是奴婢也是担心小姐会受寒呀。”

    倾城瞪了她一眼,没有说话,自然是知道他们都是一心为自己着想的,如若不然,她可是不会顾及到哥哥什么的,早就罚了她了!

    “小姐,您是下去,还是奴婢请少爷上来?”换好了衣裳,红燕问道。

    “不必再麻烦了,我自己下去就是。”

    “是,小姐。”红燕说着,还是再将刚才备好的手炉放到了倾城的手里。倾城翻了个白眼儿,自己只是下楼,又不是出去,有必要吗?

    “小姐,您就行行好,别让奴婢们挨骂了!”红燕的意思,自然就是怕她们伺候不周,被少爷骂了。

    无奈,倾城为了让自己的耳朵根子清净一会儿,自然是只能乖乖地按照红燕的意思做了。待下了楼,便看到了正屋里,竟然是摆了几盆儿开得正艳的玫红色,还有莹白色的花,近前一看,竟然是几株茶梅。

    “哥哥是从何处得来的?这茶梅开的正是艳丽!如今已是初冬,这样的茶梅,怕是不好得,也不好养吧。”倾城说着,眼睛里头流露出来的欢喜之意,已是很是浓郁。

    洛华城看她欢喜,心里多少也多少有了一些成就感。自己陪她的时候甚少,只有这一个妹妹,如今已是十四了,自己最多,也就是能再宠上她两年,她也就该出嫁了!有空闲,还是要多陪陪她才是。

    “茶梅姿态丰盈,花朵瑰丽,哥哥是从何处得来的?”

    “你喜欢就好。这是昨日我去了寒王府,府上的一位家将,送与寒王殿下的。正巧当时我也在书房。寒王殿下素来不喜这些东西,遂将这东西转赠于我了。我想着,如今天气冷了,你也不爱出门,便给你送来,正好让你也闲来赏花。”

    倾城看了,心中高兴,不过转念一想,怎么可能那么巧,有人给寒王送东西就让哥哥给撞上了?分明就是那个阎王爷故意的!这是想要讨好自己,却又不知道自己喜不喜欢,会不会恼了他,所以才借着哥哥的手给自己送来的!

    不过,管他呢?反正这花开的正好,这屋子里摆上这么几盆茶梅,立时便感觉这屋子里的色彩鲜亮了许多,也多了几分的生气了!

    “浅为玉茗深都胜,大日山茶小海红,名誉漫多朋援少,年年身在雪霜中。”倾城一时高兴,便盗用了南宋的陈景沂的一首赞美茶梅的诗,不过就是随意地吟诵,却是让洛华城微惊。

    “妹妹好才华,竟然是出口成诗!看来,哥哥离开的这一年多,你倒是学了不少的东西。”

    倾城有些不好意思了,分明就是盗用了前人的诗句,怎么就成了自己是有才华了。略有些不自在地笑了笑,细细地观赏起这几盆儿花来了。

    “听人说,这叫冬茶梅,可以开整个冬天。”洛华城看她兴致极高,笑道。

    “当真么?我只是见过春茶梅,这冬茶梅,还真是头一次见呢。”洛倾城看了一会儿,有些郁闷道,“可是哥哥,咱们府上似乎是也没有养过茶梅呀,不知道这个好不好养,万一再死掉了,倒是可惜了。”

    “嗯,这倒也是,那回头我到寒王府上问问,看看那名家将是否知道何人会养这个。”

    倾城轻挑了下眉,又要去寒王府吗?一双乌溜溜的大眼睛来回地转了几圈儿,紧接着,便笑道,“哥哥,我明日想去安国公府上找云姐姐玩儿呢。你不知道,云姐姐可是写得一手好字呢!要不,明日哥哥送我去安国公府吧。上次发生了行刺之事,我心里多少还是有些害怕的。”

    洛华城点点头,“应该的。其实,你还是好好儿地待在府里便好。要不,就让人下了贴子,请云小姐过来不就成了?”

    “这倒是也行。哥哥明日何时去寒王府?”

    “前晌吧。估计要过了辰时,寒王还得上早朝呢。”

    “那好,哥哥明日去寒王府前,就先去一趟安国公府吧,一来是替我送了帖子,二来,你回京后,没有去拜会过安国公和国公夫人吧?再备上些礼物,也显得咱们洛府有规矩不是。”

    “还是妹妹想的周全。”洛华城点点头,冲着苏嬷嬷使了个眼色,很快,这正屋里,也就只余兄妹二人了。

    “妹妹,你可有在怪我为何迟迟不对老夫人下手?”洛华城压低了声音,略有些沉闷道。

    “怎么会?哥哥年长,思虑定然也是比我周全,有些事,不是我能考虑到的。”倾城一脸平静地看向了洛华城。

    “妹妹,如今京中传你有克亲之命,那柳氏虽说是死有余辜,眼下没有人会联想到你的头上,若是老夫人再一出事,你这克亲之命,岂不是就落实了?你刚回京不过几个月,府上就接二连三的出事,只怕到时候,你会在京中待不下去。这可不是哥哥想看到的。至于老夫人那里,我自有别的法子来治她。”

    倾城听了,心中甚暖,原来哥哥还是在为她考量!“哥哥,你能信我,我就已经是很高兴了。我也不想瞒你,我已经是在凤府里头埋下了暗桩,如今洛华美与凤良有了婚约。也算是咱们洛家的半个亲戚了,哥哥以为,这凤家当是如何?”

    洛华城皱眉道,“此事,哥哥不是说过了吗?为母亲报仇之事,就交给我来!你是大家闺秀,是名门千金,别让这些个肮脏事污了你的眼。妹妹,自始至终,我也就不过你一个妹妹!至于那个什么洛华美,她若是安分守己,也便罢了。若是再不知好歹,惹是生非,哥哥定然是不能容她!”

    次日,洛华城果然就是依言先去了安国公府,刚刚被人引进了云夫人的院子去请安,就见迎面走来一位天仙一样的美人儿!肤若凝脂,眉若远山,鼻如玉骨,眸若星辰!一袭竹绿色的织毛云锦的衣裙,外面再披了一件儿墨绿色的镶毛斗篷,整个人就像是从画里头走出来的一般,让人一眼瞧见,便是再也移不开了!

    ------题外话------

    感谢wyh送上的两张月票,十花十钻,两百大洋的打赏!感谢送上的月票!美人们,你们说,倾城的计划是否能够成功呢?还有哦,洛华城又是究竟如何想的呢?会不会真的对老太太下手呢?哈哈!看到这一章,大知道为什么倾城要将这一切都告诉洛华城了吧!果然是没有压力,就没有动力了!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手机用户请浏览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书中之,在于分享-【】-

Copyright © 2018 天龙八部小说阅读网 All rights reserved.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色情小说,一经发现,即作删除!举报邮箱:88888888@qq.com

本站所收录小说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于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客服邮箱:88888888@qq.com QQ:888888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