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七九回 汉使初至蓝布城 忠义全节使无功

作者:推窗看云 | 发布时间:2018-07-27 22:32 |字数:13236

    好汉始临蓝布城,使命得全为凿通;豪杰一诺消愁氛,从此西极享威名。□,.2∧3wx.

    张骞帅一众好汉、英雄来到大月氏蓝布城外,大伙心中的热情降到冰点:只见四野无人,无声无息,飞鸟绝迹,走兽无影!

    大伙强抑着心头的惊疑,来到城下,却见城门紧闭,城上也是冷冷清清。庄季葅亲自催马上前,高叫道:“城上的人听着!汉天使大驾已到,请开城!”

    半天,城上晃悠悠一个军士扒着城墙往下看,“哟!这么多人!什么天使?不要说天使,就是天神,也不行!进不来。”然后晃悠悠消失在城墙后面。

    气得史寀大骂:“这些猪狗不如的东西!咱进去了,看怎么收拾他!喂!城上的,是庄季葅大爷,还有史寀大爷到了!开城!不然,老爷扭掉你的脑袋!”

    这一次起了作用,三个人头出现在城墙后面,“哟?还真是几位大爷到了。对不住,几位,就是你们到了,也不行!不是咱们不怕死,是怕你们跟着死了!”

    “说什么呢?什么死了、活了的!”

    “嘿嘿!大爷,你们看看这附近还有没有人?瘟疫已经三个月了!死人无数!不要说有人进城,就是城里的人,也差不多跑光了!几位大爷还要进吗?”

    几句话说的史寀脸上变色,张骞的心“呼啦”沉浸冰窖!瘟疫?咱早不来,晚不来,偏偏这时候到了!嘿。这还真是运气到家了!

    香三郎、侯也两人催马过来。“怎么?瘟疫?喂!城上的。报你们大王知道,你们香爷、侯爷到了!开城!”

    城上人听了,好像听到了天神下降的消息,笑逐颜开的跑了。牛郎笑道:“怎么?你兄弟两个把人直接吓跑了!”

    香三郎微笑道:“马上,马上就开城了。甭急。”

    果然,等了半晌,听到城门响动,城门缓缓开启。一群人冲了出来。甘父、铖乙一见,急忙抢在张骞前面。庄季葅笑道:“是迎接咱们的。不对,是迎接香大爷的。”

    为首的像是一个武官,斜披着盔甲,到了近前,翻身下马,扑到香三郎马前,哭道:“香王救救咱们蓝布城、救救大月氏!”

    香三郎道:“你起来吧。你是木都尉?”

    那人止涕做喜:“香王记得小人?蓝布城可遭了难了!死伤枕籍呀!”香三郎看到他后面的卫士,都是面黄肌瘦的,神色惊恐不安。回头对大伙道:“庄兄。你们这些人还是留在外面,还是进城?”

    庄季葅说:“我看咱们就不给他们添乱了!在外面等着吧。”一声令下。他的商队在离城十里地方安下营帐。

    张骞和香三郎商议,进城人多了也没用,就自己和甘父、香三郎、侯也几个,帕塔提、提各王子和他们的人也不愿进城,和庄季葅他们结伴扎营。香三郎拿出几片绸缎让几人扎住口鼻,自己也扎了,才跟着木都尉进城。

    张骞只见城里死气沉沉,惨云密布,不要说大街上没有人,就是一条狗也不见!两边的屋内都隐隐有哭声传出,哭的人心头沉重至极。

    不一会到了王宫前面,宫殿甚是高大,十几个武士东倒西歪的在门前,刀剑散放、枪戟不扶,见了众人仿若未见。木都尉也无心理会,直接带着众人进了宫。宫中往日的奢华依稀可见,如今却是雕花的石柱蒙上一层灰尘;飞檐石块掉落地上;珠树奇花叶落花枯。几个齐整的宫娥面色惊恐,掩住了丽质;身上的绣袍也无心缝补,露出了染尘的肌肤。当得上是触目惊心、杂乱无章,好像是遭劫之后,大难过处。

    张骞几人看得难受,不忍直视,早已到了一个大殿前面,几个人已经欢天喜地的迎上来,却面面相觑,不知几个蒙面人是哪个。木都尉说了几句,一个戴着高冠,插着雉尾的青年急忙到张骞跟前,拱手道:“汉天使大人到了!小王迎接来迟,恕罪、恕罪!哦,香王,可盼到你老大驾了!快请!”拉着香三郎的衣袖,眼泪滚落。

    香三郎微笑道:“大王,一年不到,怎么出现这么大的事?哦,咱们进去说。”率先昂然进殿,侯也、月氏王、张骞、甘父跟着进去,木都尉守在殿门。

    大殿里面也是无心整饬,头上几只鸟雀飞上飞下,不时地拉下几泡粪来,气氛诡异。月氏王把几人让到地毯上坐定,香三郎捡起地毯上的一支鸟羽,放到鼻下嗅了嗅,扭头对侯也说了句。侯也点头。张骞知道自己在这上面帮不了忙,干脆就不言语。

    月氏王还有几个王公模样的围着几人坐下,又开始眼泪婆娑了,“请香王救救蓝布城、救救小王!”

    香三郎没理他,看着另一个,那人年纪稍大,威重多须,沉静得很,见香三郎看他,才缓缓说道:“是三个月前,刚刚天气有点暖,城里有几个兵卒早上发现有乞丐死了,也没当回事。私下拉去扔出城外。隔了三天,那几个兵卒就吐泻不止,不到两天,五个人死了三个!巫医看了,说中了邪,给喝了神水。当天又死了一个。我正好经过他们那里,觉得奇怪,问了都发生了什么。剩下的那个才说了死去乞丐的事。这时候,几个兵卒的家人也开始出现问题了。巫医一直忙活不停,却止不住!开始有谣言了,说什么:‘天降灾殃,先灭蓝布,再亡贵霜。月氏五部,人畜死光!’人心慌乱起来,许多人开始想逃出城。但就在人们有这个打算的时候,半个城的人都染上了瘟疫!”

    侯也道:“贵霜王,你说是瘟疫?”

    贵霜王说:“当然是瘟疫!如果不是瘟疫,怎么可能死这么多人。还让这么多人染病?一定是瘟疫!”

    香三郎微笑说:“不要急。还没有看到死人。先不要忙着说原因。”

    “你还要看尸体?都扔出去了,有的烧了。”贵霜王说。

    “宫里的人怎么样?我看好像还是那么多人?”

    “嗷!宫里人没事!但只要是出去了的,就……都死了!出城的人,想着可以逃离,却……大部分人还是中邪死了!”月氏王惊恐说道。

    香三郎沉思半晌,“天使大人和大王商谈吧。我两个四处转转。”张骞点头,月氏王不置可否,贵霜王等人惊恐的想要阻止。却不敢吭声。

    两个到了外面,木都尉正等着,香三郎笑道:“兄弟,哪里死尸比较多,带咱们看看?”

    木都尉愣住了,张大了嘴半天不敢回答,最后艰涩的问道:“两位爷爷,是要找死人?”

    “嗯。可不是,不见到死人,怎么救活人?”侯也说。

    “那……那……小人……”他吭吭哧哧。终于下定决心似的,“嗯!小人带两位爷去!”扭头就走。两人在后面跟着,旁边的武士都吓得脸皮青绿了。

    三人穿街过巷,来到城墙前,一路上阒寂无声,鸡不鸣、狗不吠,苍蝇、蚊子横飞,裹着不知什么东西的破布、碎皮臭气熏天。城墙下,一大堆横七竖八的东西,爬满了虫,木都尉远远地站住了,指着那一堆东西,点点头,自己扭身弯腰干呕起来,吐得身子虚脱,东倒西歪了。

    香三郎小心地靠近了看,都是死人,显然城里已经没人想把他们扔出去了,只好堆在这里!他戴上鹿皮手套,拔出靴筒里的匕首,刺进最近的一具尸体,污浊的沫子泛起,慢慢割开了肚腹,翻看着,肚子里已经没有东西了,那人是饿死的!他想了想,明白了道理,他们已经找不到可以充饥的食物了,也没力气找了。连续几个都是如此,但没有野狗来啃食,看来所有能充饥的,都消失了!天灾和**叠加、交织,才使得这么多人死了!但瘟疫的根源是不是还在?在哪里?

    侯也站在他一旁,看他翻捡尸体,一具尸体脸上奇异的表情引起他的注意,那是个死了不到两天的,他好像很满足的样子,没有惊恐、没有愤怒,不像别的死尸那么的不甘和痛苦。这是个没有头发的人,身子精瘦,虽然死了,却还是好像很有力的样。

    侯也搬开那人的嘴,拿出一支银针探进去,拉出来看看,没有丝毫变化。割开肚子,肠胃里也没有东西。拉下腰间破布,下体是空的!却像是刚刚死前去掉的。侯也惊疑不已。香三郎也看到了,招手让木都尉过来辨认,他晃晃悠悠的过来,“嗯,是鸟大士。天竺来的,前两天还见到他。没想到……”

    两人明白了,这是个修道之人,是个佛徒。“城里佛徒多吗?”

    “多。小半城人都成了佛徒。鸟大士是活佛。第三代活佛了。”

    两人在尸堆里找到了几只死鸟、死狗、死鸡、死鼠都有。“怎么不烧掉啊?”

    “没办法。找不到人了!王宫卫士都吓跑了大半,活着的,混一天是一天。都等死神带了走的。”木都尉回过劲来,苦笑道。

    香三郎收手,回头走,侯也在一些尸体上洒了一些粉末,尸体着处,慢慢化解了,先是出现小洞,洞慢慢变大,一个人很快消失了,下面又重复着先前的事。木都尉瞪大了眼,不敢相信。不过半个时辰的功夫,很大一片死人堆消失的干干净净了,没有留下丝毫的痕迹!

    “把路上乱七八糟的东西,都弄过来,扔到这地方,一起灭迹吧。”侯也吩咐木都尉,木都尉忙不迭点头称是。

    三人才回转王宫,一到宫门,木都尉就让人打扫大街,并兴奋地宣称,香王、侯爷已经找到了驱除瘟疫的办法。进了宫,一大群巫医围着月氏王喋喋不休的说着,月氏王眉头紧皱,不耐烦,却不敢斥逐这些人。张骞已经走了。月氏王、贵霜王见了两人,如逢大赦,上前叫道:“两位,可回来了!怎么样?找到根源了吗?能破解吗?”

    巫医们对两人怒目而视。口中念念有词。两人也不理会。香三郎嘻嘻笑道:“大王无忧。马上瘟神就走了。”

    一个灰胡子的巫医大怒,“小心瘟神带了你走!敢乱说亵渎了天神,让你们这些邪魔外道死光光!”

    侯也冷笑道:“是你!是你害死了全城的人!”

    那人大惊,“你不要再乱说!我怎么会害人?大王,不要听他乱道!”

    月氏王也说:“侯爷,他怎么可能害人?他们一直在忙着救人。”

    “哼!是他说的,要外人死光光。死的最先是外人,对不对?现在城里已经没有外人了。是不是?不是他们是谁?谁能够在如此大疫中活下来?”他本来只是疑惑不解,现在突然激发了灵感,想到了人。香三郎也没有敢想到是有人做了这些,如今听他一说,也觉得有理。

    那个巫师大惊失色了,一群人都惊慌失措起来,没心思再念咒了,都跪下磕头,“大王,相信咱们!不要听信外道邪说。”

    侯也继续道:“死人最多的。是信奉了佛法的。是不是?城里几位活佛也最后死了,是不是?你们还有什么话说?”

    “这、这也不能说就说他们干的。”贵霜王弱弱地说。“他们哪里有这么大的本领?”

    香三郎突然一笑。“先放过你们这些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家伙!你们说说,是怎么医治病人的。”

    灰胡子巫师抖抖索索拿出了一包东西,递给他,“什么呀?”打开了,一股呛鼻的气味,“是最灵验的神药!以往,哪里有疫灾了,只要一点点,就可以活人无数。这一次……”他结舌不语了。

    “其实,开始的时候,就是瘟疫!不过是你们处置失当,没有及时的把死人烧化、埋了。后来人死的多了,就更是大意了。这些天的人,都不是病死的,都是饿死的了!”

    月氏王意似不信,“他们……他们没吃的么?”回味了一番,才想起一个多月都没有城外的人进来了,里面的人也没有出路。

    贵霜王问道:“为什么出去的人也都死了?”

    “嗯,我想,他们可能在出去前,染上了病。还有一种可能,就是……”香三郎还没有说完,贵霜王已经接道:“有人在外面下毒!”

    侯也静静地站着,突然抬眼,身子跃起,手中一点亮光打向殿顶梁间,只听一声历叫,一条小小影子飞向外面,侯也跟着窜出,手里已经多了一把剑。片刻之后,他就回到殿上,剑上有一点血迹。“跑了?”香三郎问。

    “它一定活不了!没想到这么厉害。”

    “嗷嗷!嗷!”月氏王叫道:“是飞鼠吗?它是罪魁祸首?”

    “是不是它还不一定。但此物最喜食人脑和下体,十分可恶!所到之处,传播瘟疫的,可能是它!城里已经没有多少人聚集,只有大王这宫中人还不少,它才暗藏于此。”这时却见一群巫医中几个人脸色大变,有人口中吐出白沫,有人却是七窍流血,缓缓倒地!

    香三郎、侯也急忙过去,扶起一个,此人面皮青黑,嘴唇乌紫,已然不治。另外几个也是同样。吓得跟他们一起巫医都尿了裤子。

    月氏王大怒,“就是他们搞得鬼!害死了半城人!死有余辜!”气恼不已。

    香三郎冷静的说:“这几个人当然难辞其咎。他们借助飞鼠,传播疾疫。但,最大的隐忧还不是他们,是那些心中嫉恨外人的。”

    月氏王却已经神色恢复平静,叫道:“谢天谢地,香王、侯爷除去这害人精!天佑我大月氏、天佑我蓝布城!哈哈哈!得除大难了。”贵霜王等王爷都是激动不已。

    香三郎微笑摇头。“怎么?还有什么?”贵霜王着急了。

    “大王,还有各位王爷请想,为什么瘟疫绵延数月,死人无数?是不是由于有人存了内外之念,让瘟疫在外族散播,阻止他们的逃离?”侯也一直话不多,但一说起来,就针针见血。

    月氏王面色难看,贵霜王低垂着头,“唉!罪在本王!本王不该存有二心,使得瘟疫变大。收势不住!”月氏王跪下。抬头望天。口中喃喃自语。贵霜王和那几个王爷一起跪倒,拜祷苍天和列祖列宗。

    香三郎、侯也轻轻退出,回到营地,众人接着,说了城中的惨状,大伙叹息。香三郎问张骞:“大人和月氏王谈的怎样?恐怕他那时无心说别的?”

    “正是。现在你两个帮他除去心头大患,说不定可以谈妥,咱们也可以早日回家了!”众人都兴奋起来。

    第二日。张骞再次在香三郎陪同下,觐见月氏王。月氏王一身缟素,宫里宫外洒扫庭除,面貌一新,人们脸上虽然还有恐惧,却多了笑意。月氏王向汉使告了罪,张骞表示了来意,月氏王沉默下来,大殿中静的只有人沉重的呼吸声。

    半晌,月氏王苍白的脸上才露出一丝笑意:“天使大人的事。小王早就听说了。两国联合的事,兹事体大。容咱们再议。不知大人对月氏风情了解多少?不如趁机四处看看,可好?”

    张骞知道今日是得不了准信了,只得点头。贵霜王亲自陪着他,送回营地。双方在大帐坐定,贵霜王笑道:“这几位汉子兄弟,都是自己兄弟,多年来在月氏走动。大伙有什么要求,只管说,小王一准做到。除了出兵匈奴的事,那不是小王可以做主的。”

    庄季葅说:“那还不滚你的蛋!就这么一点点事,你们大王,还有你们几个就不能做主?”

    贵霜王苦笑:“兄弟,天使不知道,你还不知道?大月氏分作五大部族,还有几百个小部族。各有君长、长老、小王统领。要想出兵,得全部部族一同商定。不要说不一定能商定,就是把几百个小王、长老、君长召集到蓝布城,都是千难万难的!再者说了,咱们被匈奴驱赶到这里,占了人大夏的领土,虽然大夏人靡弱,但还有强邻安息窥伺!出兵打仗?嘿嘿,哪那么容易!”

    众人又说了一会,贵霜王告辞走了。接下来,大月氏的几个王公轮番来拜会汉天使;张骞得了机会,回拜了各个王公。蓝布城眼瞅着恢复了生气,人慢慢多了。

    甘父要找自己的部族,却怎么打听都得不到消息,有人说已经远迁安息,有的说已经灭绝了。甘父心中凄凉,却也无可奈何。

    张骞有心要走走大月氏,香三郎、庄季葅他们说:这大月氏流沙、荒原多得很,部族众多,地瘠民贫,各自独霸一方,离开蓝布城,威胁就大了。加之月氏王一直没有说定怎么回复,只得守着营地。庄季葅、帕塔提带着自己的人,与人忙着交易;香三郎、侯也到处与人驱除**。

    这一天,看看天气转凉,张骞闲来无事,喊着甘父、铖乙、儿君醉、花翟、牛郎、绵里针等人来到蓝布城中。城里多了不少的异状奇服之人,操着咿呀难懂的言语,有的身上带着兵器,有的赤手空拳。大伙溜溜达达,不知该往哪里去,先在一个卖饭的地方买了几只胡饼分吃了,都说好吃,劲道。牛郎笑道:“可惜几位厨子大哥不在,不然让他拿出本领,也让人见识中国的饭食。”

    众人都笑,张骞心中默想,不知留在昆仑山的人现在怎样了。见前面人都往一个方向奔去,大伙也跟着人流,出城来到一个所在,却是空旷场地,远离城墙,傍着一条河,平整的地上摆满了各色的物事,有衣袍服饰,葛的麻都布的皮的;鞋履靴带帽,皮的、金银的、玉石的;有胭脂香粉,有玉器、竹器、漆器,骨的、陶的,金银的;有药、有食;有奴隶、有牲口,奴隶有外国的,有男有女、有大有小,有本国本族的有俊有丑、有哭有笑,牲口中驴骡马驼,野牛、野驴,羚羊、狮子、豹、鹰。应有尽有,不一而足。看得大伙眼花缭乱,在人群中穿行。

    绵里针站在一个地方不动了,大伙围过来,“怎么?看中了什么,咱买!”

    绵里针指着商人摆着的物品,说道:“大人,兄弟们看看,这可是中国出的,还是外国的?”众人见他指的是一件细布,张骞伸手摸上去,软凉犹如丝绸的软滑轻盈,又似美人香肌雪肤般温润。微笑道:“绵兄是行家。以为是哪里的?”那商人是个胡客。见他们说笑着。不停地抚摸商品,以为他们有意要买,比划着。

    绵里针笑道:“可惜不懂他的话,不然问问这细葛布是哪里来的。”后面有人笑道:“听口音各位是中国来的。小人注意各位不少时候了。”

    众人回头,见是一个五短身材的汉子,大喜:“老兄来自哪里?”

    “小的是蜀郡梁无音。一直在天竺,刚到这里,就见到列位。没说的。请各位到小人那里喝酒,咱蜀郡最好的酒!”

    那胡客见他要拉着众人走,不乐意了,叫了起来,很快围上一群人,听他咿咿呀呀说着,一边说,一边指着众人。那群人都义愤填膺的撸袖攉拳,瞪着牛眼,踢动大脚。梁无音微微一笑。不急不燥,说了几句话。那些人一哄而散,就是那胡客也拱手退开了。

    铖乙奇怪了:“梁兄,你说了句什么?他们就不闹了?你怎么懂他们的言语?”

    梁无音一边领大伙走,一边笑道:“小的十多岁时,进山出不来了,不停地走,最后到了一个地方,四季无冬多夏,那里人都是赤膊的。小的才知道到了外国,一问知道是天竺。那里人杂,口音五花八门,小的还有一点点长处,慢慢摸会了一点。这里的讲话和天竺有近似处,所以小的听得懂他们,他们也懂我。我告诉他们,这是汉人,是救了蓝布城的汉人,好汉天下无双。他们马上敬服了。”

    张骞知道,香三郎他们在蓝布城做的事功德无量,使得远地人也信服好汉的说法。

    绵里针道:“梁兄,他的细葛布,是不是从汉地来的?”

    “是。不仅是汉地,还是俺蜀郡的东西。不瞒各位,这里最多的东西,就是蜀郡过来的。对了,各位是打哪里来的?”

    张骞微笑说:“咱们走的是昆仑山。”

    “啊?”梁无音突然住脚,仔细打量张骞,叫道:“阁下……阁下是……汉天使!汉天使!哦,老天,小人有眼无珠,还在喋喋不休呢!不知道眼前就是活神仙,大福大贵的天使!”腿一软,跪下了。张骞急忙把他扶起,“不要这样,都是兄弟,四海之内皆兄弟也。”梁无音却已经哭了出来,“小人有幸,见到天使,见到汉人!”

    张骞安慰了他一番,到了一个所在,一排牛车,上面摆满物品,各国人都在争买,张骞拿起近前的一根竹仗,入手沉重,竹节密实,幽光鉴人。梁无音说:“这是蜀郡筇竹所成。小的送大人,还有各位一人一条。”

    张骞笑道:“咱们也用不了许多。”放下了,“哦,这都是你的?嚯,你这可富比王侯了!”

    牛郎指着附近一物,叫道:“乖乖!梁兄,你养的好大一头猪!”众人看去,在牛车后面,一头猪嘴怪兽静静地站着,两条巨齿,身子比屋子还要大,两只大耳朵,蒲扇一般,头上一条长长的巨蛇一样的东西,上下晃动,灵活之极。张骞灵机一动,“这是大象吗?”

    梁无音道:“正是。我从天竺带来的,跋山涉水,快过舟楫奔马,还平稳得很。天使喜欢,小人奉送了。”

    “怎好掠人之美?我要来也无益。”

    甘父笑道:“如果有几头这家伙,咱们回长安,就轻松了。只是,看它的大块头,一定好胃口!怕是养不起。”众人都笑。

    在梁无音那里盘桓到日头西下,市场上有人在喊叫,响起了胡哨声,众人不解,梁无音道:“这里日中而市,日落市散。那人市人在催促商客两家赶快交易,回家。天使大人不知,这可是今年头一次开市!所以才那么多人。”

    张骞和大伙一想,可不是,今年一直闹瘟疫的,蓝布城现在刚刚恢复生机。这时,百字狨带人找来了,“哎呦,大人!你们让我好找!”

    “怎么了?出什么事了?”看着他一头的汗,张骞问。

    “没有出什么事。只是咱们回到营地,见不到大人,害怕大人人生地不熟的,遇见坏人,大伙才分头寻找。幸亏小人来的及时。”

    梁无音冷笑道:“怎么?你来的要是不及时,天使大人还有几位好汉就被我吃了?”

    百字狨看看他,“这是?”

    张骞微笑道:“梁兄,我们这位兄弟说的快了,不是说梁兄是坏人。梁兄不要误会。”

    “梁无音?”百字狨惊疑的问道。

    “正是在下。不敢问阁下是哪个?”

    “百字狨。”

    “百字狨?大秦来的?”梁无音问。

    “大汉来的!你才是大秦的!”

    甘父笑道:“两位应该多亲近,互通有无。要靠两位这样的好汉。”

    “庄季葅是你们一伙的?喝,可是个人物。来天竺的安息客商都说起他。”

    “那是咱们大哥。老子是小弟。”

    张骞见两人言语不善,微笑道:“百大哥,怎么没见到你们上市场?”

    “一早就听说今日开市,我们也摩拳擦掌准备大干一场。贵霜王找到咱们,才没有来。”

    “贵霜王?是不是有了消息?”张骞急问。

    “要回去再说了。”

    张骞匆忙辞了梁无音,和百字狨回到自己营地,庄季葅等人接着了,说了遇见梁无音的事,庄季葅拍手叫道:“梁无音?梁无音到了大月氏?这家伙可是天竺大豪,月氏、安息、大秦那边都和他交易。此人是个好汉。”

    张骞问道:“贵霜王来,说了什么?”

    “大人恐怕要失望了!月氏宫廷争论不休,他们已经忘记了往日匈奴人的羞辱!忘记了在草原上驰骤的快意,习惯了这有田有城的日子。”

    张骞的心沉下来,“咱们天明就走!不,我马上就进城辞别月氏王!”站起来要走。

    众人紧劝,说天已经黑了,进不了城,月氏王也不会半夜见他,辞行回家不急于一时半会儿的,他才定下心神,随便吃了几口,就睡下了。却反侧难眠,好不容易才迷糊了一会。就听得营帐外面喧哗起来,张骞坐起,甘父掀帐进来,笑道:“大人,那小子果真说到做到,把大象给送来了!喔,大伙都看稀奇呢!”

    张骞来到外面,铖乙、牛郎几个正围着大象,跟它比个子,众人却都只到大象肚皮底下,摸不着它的脊背。梁无音见了张骞,纳头拜倒。

    张骞把他扶起,微笑道:“这大家伙,怎么喂养啊?”

    梁无音挥手,两个赤身露体,黝黑肌肤的人过来了,“这有象奴。有什么就在他身上,不听话就打。”话音刚落,张骞觉得脸上一凉,有人叫道:“下雪了!”雪花飘飘扬扬落下,张骞的心也沉入水底!这下子,今年回不了家啦!

    东西相通仗英风,壮士出塞初为兵;非义王爷贵生死,重利商客冒军锋。(未完待续。。)

Copyright © 2018 天龙八部小说阅读网 All rights reserved.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色情小说,一经发现,即作删除!举报邮箱:88888888@qq.com

本站所收录小说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于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客服邮箱:88888888@qq.com QQ:888888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