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0章 大结局(终)

作者:月色无边 | 发布时间:2018-07-27 22:34 |字数:9414

    皇后看着堂下的女子,心中冷笑,她可真敢。

    就不怕她杀了她。

    凌菲心还没等皇后娘娘开口就已经跪了下来:“请皇后娘娘恕罪,菲心永远是皇后娘娘的人。”

    她趴在地上一动不敢动,也不敢说其他多余的废话。

    只是这么一句表忠心的话而已。

    皇后一愣,万万没想到她第一句话是说这个。

    她以为她会仗着自己姐姐是萧家的人就在她面前张牙舞爪呢。

    她现在有这个本钱,生了一对龙凤胎,皇上亲自带回宫抚养。

    可没有哪个嫔妃有她的殊运了。

    “贱妾自知出身低微,只希望皇后娘娘能让贱妾在这宫里苟延残喘,其他但凭皇后娘娘处置。”

    凌菲心见她长久不说话,于是又伏地说了一句。

    皇后娘娘一肚子的火没处发,偏偏又不知道说她些什么。

    连皇上都没有怪罪她私自出宫生子的事,她这个皇后有什么立场?

    虽说后啊宫的女人都是她管着,到底是皇上说了算。

    听见她说那句但凭处置,皇后眉毛一动。

    这几日她无事就去探望那对皇子皇女,希望皇上能将皇子交给他抚养。

    可是看皇上喜欢着那个皇女,却是将皇子也带在自己的寝宫玩着。

    还没见他这么喜欢哪个孩子过。

    他想要个公主她知道,那把皇子交给她抚养总可以吧?

    她眸光冷冷的朝地上的凌菲心看去。

    这女人往日只得了皇上一时的兴趣,如今却地位超然。

    是个很大的威胁。

    她表了忠心以后是她的人,可谁知道会不会在背后捅她刀子。

    见皇后娘娘不说话,凌菲心就娓娓道来自己的家室。

    表示自己没有实力,也没有野心争宠。

    “贱妾是图个在宫里是嫔妃的名声而已,贱妾的家里是从商的,地位卑贱,如果别人听说家里有在宫里的嫔妃,就会几分薄面…”

    皇后听后心中有了动心。她沉吟半晌:“你起来吧。”

    也没说放了她的事。

    反而和颜悦色的笑道:“环嫔给本宫说这些干什么?你给皇上添了一男一女,正是受宠的好时机,就是升为贵妇也不无可能,你反倒给本宫表起忠心来了。难不成你以前,对本宫不忠心?”

    她加重了语气。

    凌菲心镇定自若:“是这样的,昨日柳嫔娘娘去贱妾的蓝环殿,放了一番话,说皇后娘娘要不饶了贱妾。贱妾整晚不安,于是今日才斗胆前来请罪,望娘娘饶贱妾一命。”

    她说的诚恳,又重重的磕了几个头。

    皇后不说话,过了会对她说道:“你若是能让皇上将皇子交予本宫抚养,本宫就信了你。”

    凌菲心喜出望外:“贱妾定不服娘娘所言!”

    果然没过两日皇子就送到皇后面前来了。

    皇后也差了人去调查凌菲心的娘家。

    确实若她所说。

    那个小婴儿长得心疼之极。

    皇后久不生育,如今一见了小皇子就将他当成了自己的亲生孩子。

    整日笑容也多了许多,视如己出。

    凌菲心就带着公主,皇上疼爱小公主,什么都给她最好的。

    可是对于凌菲心。是既不特别宠爱,也不冷落。

    久而久之,环嫔在宫中倒获得了稳固的地位。

    …

    有飞鸽传书。

    萧奕澈展开书信…

    良久,他露出了笑容。

    凌向月虽然已经六年没有见着萧布煜了,可是她整日都在想象着萧布煜长成什么样子了。

    “娘子,有个好消息要告诉你。”

    凌向月心不在焉的给女儿做着冬天的袄子:“什么好消息?”

    她埋着头。

    萧奕澈凑过去矮身蹲在她面前,指了指脸颊:“你亲我一口我就告诉你。”

    凌向月依然埋着头:“现在除了我儿子,能有什么好消息。”

    萧奕澈见吸引不了她,就伸手扳过她的脸:“那你就亲我一口!”

    凌向月还没反应过来,等她看见他手里的书信时才张大了嘴。

    “你是谁。布煜有消息了?”

    这都六年了,如果不是萧奕澈拦着,她又找不见紫雾山庄的路,她早就冲过去了。

    她死死的盯着萧奕澈。生怕他说出一个“不是。”

    萧奕澈唇角微微上扬,对她轻轻的点了点头。

    “已经在路上, 五日后你就能见着。”

    …..

    五日后,凌向月整晚都紧张得没睡觉。

    天还没亮就起来了。

    “怎么还没到?”

    她在房间里走来走去。

    路过床边时萧奕澈一把将她按到了床上腿伸向她:“还早,先睡觉。”

    凌向月翻来覆去的睡不着,就着躺了一会。还是赶紧就起来了。

    见天色已经麻麻亮,就吩咐丫鬟们起来准备。

    丞相府忙了一早上,将给萧布煜准备的院落打扫了又打扫。

    东西添置的齐齐全全,凌向月生怕漏了什么,点了又点。

    快到中午的时候,大门外才传来马蹄声。

    众人已经等在这里了。

    马蹄声停下,马车上坐着已经长了一把胡子的十六,还有二十八,十七…

    他们陆续下了马车。

    然后转身接马上上的人。

    凌向月捏着绣帕屏住了呼吸,六年了…自从生下孩子后就再没见过。

    他会长成什么样…

    青竹牵着萧佑怡,萧佑怡已经会走路,抬起小脸看看这个又看看那个。

    爹爹和娘,还有二叔,二婶婶,祖父祖母,他们都在干什么?

    随着二十八抱下马车的,是一个穿着小劲装,腰间还束着带的小男孩下了马车。

    小男孩长得皮肤黝黑,大眼睛聪慧。

    他站定在马车前。看向府门口一众干的人后一点慌乱和害羞也没有。

    一一看过去…

    凌向月含泪凝望着他,这是她的儿…

    长得这么像萧奕澈小时候,简直是一模一样。

    说认错人都不会有人相信。

    她看着他,就要迎接向他。还没有说出感人肺腑的话来。

    就见萧布煜飞一般的冲向萧奕澈,并随之大喊了一声:“爹!你终于来接我了!”

    ….

    一家人逛街。

    萧奕澈脖子上骑着眉飞色舞的萧布煜,他小手里已经拿了两串糖葫芦,一边吃一边还喊着:“我要那个!那个小人!”

    于是凌向月又给他买了泥人娃娃。

    萧奕澈轻松的抓着他的小腿肚,眼中都是喜爱之色:“小孩子少吃糖。不然长蛀牙。”

    萧布煜浑然不在意:“我有太祖父秘传的天煞魔攻,寻常雕计小虫压根逃不了我的法眼!”

    妈呀,这祖父到底将她的儿子带成什么样了啊。

    凌向月无语的拍了拍他的腿肚子:“你跟你爹小时候长得一样,可是你比起你爹的素养差远了!”

    她当年担心的事果然还是发生了…

    好在没有带个破草帽什么的。

    “我要那个!”

    凌向月朝他小手指的方向看去,满头的黑线。

    正是农民种地的草帽。

    凌向月正想吼他,却听他又嘻嘻笑道:“我逗你玩的娘亲。”

    凌向月真想撞死。

    萧奕澈抑制不住轻笑出声:“小小年纪就不学好。”

    虽然说这混小子平时给她找事,可是关键时候他却一点不掉链子。

    跟人家的小孩比拳的时候,他稳胜,去私塾的时候,比才华。先生对他赞不绝口。

    “煜少爷是我见过的最聪明的孩子。”

    还有人夸他修养好。

    “凌夫人,你儿子你是怎么教的,一举一动都是大家族的风范,不愧是萧家的孙子。”

    大家族的风范?

    凌向月苦笑,有什么大家族风范啊…

    就他那整日调皮捣蛋的性子。

    不过见识到他在外人面前彬彬有礼的绅士模样后,凌向月相信了。

    这小子挺能装的。

    到底像了谁?

    “娘,我也想要个弟弟,我不想要哥哥!”

    凌向月的腿被人抱住。

    她低头瞧去,萧佑怡一副气愤的样子。

    又是那混小子惹佑姐儿生气了?

    凌向月连忙抱她起来,哄着:“小佑怡别伤心。娘替你去收拾他!”

    “好!”

    可是到了萧布煜院子的时候里面又传来欢声笑语。

    萧奕澈不知正和萧布煜玩着什么。

    “你看!我都插不进话!他们都不理我!”萧佑怡忿忿不平的指向院子。

    凌向月往里面一瞅,原来是在和几名侍卫一起玩蹴鞠。

    萧布煜灵活穿梭其中,步伐一点不输侍卫。

    凌向月扯了扯嘴角,这就是在那山庄待了六年的原因吧?

    就为了打底子?

    他们家是商人出身。自然向往大世族的氛围。

    可是一直是大世族的萧奕澈反而不在乎这些。

    他只希望孩子先有强健的体魄,有足够的能力保护自己,才能无所畏惧的做其他的事。

    凌向月这会一想,他这样想也是对的。

    她就笑着对萧佑怡说道:“不是哥哥不陪你玩,是哥哥这会正忙着呢,看见那个球没有?你若是过去。一不小心打在你脸上,我们可就成丑八怪了。”

    凌向月对她做了一个鬼脸。

    萧佑怡开心的笑起来:“娘亲这样好好笑!”

    “看你哥哥多厉害!我们也不能落下了啊,走,娘教你去学认植物,娘已经都给你画下来了。”

    “好啊好啊!”

    “把你在外逍遥的外祖母和外祖父找见,说不定我们佑姐儿以后能成为一代神医呢。”

    “好啊好啊!”

    “你看你喜欢什么?”

    “我喜欢哥哥!”

    “哥哥可不行。”凌向月滴汗。

    “哥哥为什么不行?他不是个人吗?”

    凌向月黑线:“你哥哥自然是个人,我是问你有什么兴趣爱好?”

    萧佑怡毫不犹豫:“我的兴趣爱好就是和哥哥玩。”

    “这不是兴趣爱好好吗。”

    “这不是兴趣爱好,那什么是兴趣爱好?”

    凌向月给她举例子:“比如画画,弹琴,对弈,女红...还有像你二婶婶一样喜欢美食…你总不能一样都没有吧?”

    萧佑怡想了想:“我喜欢画哥哥,给哥哥弹琴,和哥哥对弈,给哥哥做衣裳,给哥哥做好吃的!”

    “不能喜欢哥哥!”

    “为什么!”

    “不为什么!”

    ....

    也许最重要的,就是能在其位上做最喜欢做的事。

    凌向月牵着女儿的手,脸上挂着淡淡的柔和。

    希望祖父放弃过去,颐养晚年。

    ...............................................

    (全书完)

    推荐文《锦绣妻》本来看他频频示好,又多次伸出援手,人也不错,家世也望尘莫及,就准备芳心暗许。 结果深入了解后,才发现是只大灰狼,还有各种怪癖。

    《暴走军娘》第二人格魂穿妹身,误入军旅,精分军娘要暴走

    《星际女医霸》 星际霸气女军医,专治各种不服!

    《佳偶甜成》穿越重生都死开,我家夫君是反派。

    《华妻》 重活一世,弥补前世的遗憾,让华家免遭牢狱之灾。(未完待续。)

Copyright © 2018 天龙八部小说阅读网 All rights reserved.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色情小说,一经发现,即作删除!举报邮箱:88888888@qq.com

本站所收录小说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于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客服邮箱:88888888@qq.com QQ:888888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