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51章 大结局(下)

作者:亦函 | 发布时间:2018-07-27 22:41 |字数:6930

    ps:亦函对数字没什么概念,一直觉得再有二十章左右就能写完了,结果又啰嗦了这么久。

    因为第一次写这种题材,有许许多多的不足之处,十分感谢大家这么长时间以来的包容、理解和支持。

    《皇牌农女》至此完结,再次感谢大家的支持,三鞠躬!!!!

    叶知秋受沈夫人之托,原想撮合他和罗莹的。

    罗莹知道了这件事,很干脆地甩过来一句,“我这辈子就没打算成亲,王妃别忙活了。”

    沈长浩也对罗莹这种男人婆的类型不来电,不肯屈就。

    跟他年纪差不多的都已经变成孩儿他娘了,年纪小的他又嫌青涩没味道,跟他合适的人实在太难找。

    叶知秋有些后悔,不该抵不住沈夫人的哭诉,一时心软就答应了要帮沈长浩做媒。

    在沈长浩又一次嫌弃一位品性出众的姑娘没味道之后,她终于有些怒了,“沈公子,你跟我说说,你到底想找个什么样的?”

    沈长浩望着她,慢慢地勾起唇角,“若是王妃这样的,我就答应了。”

    “我这样的?”叶知秋愣住,将她认识的姑娘飞快捋了一遍,心说跟她风格差不多又没有成亲的,不就剩下阿福了吗?立时惊讶地张大了眼睛,“你喜欢阿福?”

    沈长浩轻笑一声,“王妃的表情好像在说我不能喜欢阿福似的。”

    叶知秋定定了看着他半晌,肃然地问道:“沈公子,你是认真的吗?”

    他的年纪比阿福大了整整一轮不说,还是个风~流性子……

    对她来说,阿福既像妹妹又像女儿。她怎么放心将阿福嫁许给这样一个人?

    沈长浩但笑不语。

    叶知秋只当他默认了,“你是喜欢阿福本人,还是因为阿福像我才喜欢她的?”

    “有区别吗?”沈长浩挑眉。

    “当然有。”叶知秋有些生气地道,“你若是喜欢她本人,那我还可以考虑考虑;你若是因为她像我,把她当成替代品,那我……”

    沈长浩听她话说到一半儿就停住了。便追问道:“王妃打算怎样?”

    叶知秋没有答话。眼睛盯着自己高高隆起的肚子,脸色阵阵泛白。

    沈长浩也觉出她样子不对了,赶忙站起来。“王妃,你没事吧?”

    “有事。”叶知秋咬牙道,“我肚子疼得厉害,怕是要生了。”

    沈长浩脸色大变。不是说还有十来天的吗?这怎么突然就要生了,该不是被他气的吧?

    顾不上细想若凤康知道是他害得叶知秋早产。会不会把他大卸八块,忙喊了左邻右舍的女眷过来帮忙,又吩咐今日轮休的濯砚去通知凤康。

    凤康得到消息,立刻扔下远道而来的十一。飞马奔回秋叶新村。到了家门口,就见全村的人都出来了,围拢在院子四周张望着。叶知秋那边已经发动了。惨叫一声连着一声地传出来。

    听得他翻落马背的时候双腿一软,险些没站住。好在旁边有人眼疾手快。将他扶住了。

    定睛一看,见是龚阳,便抓住问道:“知秋怎么样了?”

    “元妈带着产婆进去了,玥儿有了身孕,唯恐相互冲撞了,不好进屋。我一个大男人,也不方便去看。”龚阳说完这话清楚地感觉到他的手颤抖起来,赶忙安抚他道,“闻公子和王太医、章太医都守在那里呢,王爷放心,叶姑娘一定没事的。”

    说话的空当,里面又传来一声高昂的惨叫,凤康哪里会相信那宽心的话,拔腿就往里闯。

    桂粮正守在门口,见状赶忙上前拦着他,“王爷,产房不吉利,您不能进去。”

    “胡说,知秋是我媳妇,她肚子里怀的是我的孩子,自家人有什么不吉利的?你让开,我要进去看知秋。”凤康急声喝道。

    桂粮心说王妃肚子里怀的要不是王爷的孩子就出大事了,嘴上却不敢这么说。

    沈夫人在里面听见了,便走出来劝道:“王爷,王妃这会儿处在要紧的时候,需得一心一意地用力,您进去了只会让王妃分心……”

    分心的后果是什么,她不说凤康也明白,只得强行按下闯进去的冲动,在院子来来来回回地打着转。

    唯儿满周岁之后,他就逼着叶知秋停了药。谁知她的肚子一直没有动静,就连后头成亲的添香和小蝶都各自有了两个孩子,他期盼的老二却迟迟不见踪影。

    直到唯儿四岁,才又有了喜讯。

    昨天章太医过来诊脉的时候,说得明明白白,还有十天左右才够月份。若非如此,他也不会放她一个人在家。

    惨叫声持续了将近两个时辰,屋子里传来一声响亮婴儿啼哭,所有人都大大地松了一口气,“总算生了,谢天谢地!”

    凤康更是按捺不住急切,推开桂粮和守门的婆子,冲进屋里,“知秋没事吧?”

    “恭喜王爷,贺喜王爷,王妃顺利生下一位小郡主,母女平安。”产婆在里屋门口笑吟吟地道贺。

    凤康听到“母女平安”四个字,高悬的心终于回归原位,喜悦像泉水一般,从心底里汩汩地冒出来,“是女儿,我也有女儿了!”

    元妈将孩子洗干净了,用小毯子包着抱了出来,脸上难得地露出笑意,“王爷瞧瞧吧,这孩子生得可好呢。”

    凤康见这孩子跟唯儿刚出生的时候一样,红彤彤软趴趴的,看不出哪里好,可就是觉得哪里都好,用目光将她皱皱巴巴的小脸临摹了一遍一遍。

    因很多年没有抱过这么小这么轻的孩子了,总担心伤了她,抱了一阵子便依依不舍地交给奶娘。等里头收拾干净了,进屋探望叶知秋。

    叶知秋这次倒是没有睡着,脸色苍白。看起来憔悴又疲惫。

    “知秋,辛苦你了。”凤康握住她的手,眼圈泛红地道,“你说得对,咱们有鸣儿,有唯儿,又有了女儿。三个孩子就够了。以后再也不让你吃这样的苦头了。”

    上次生产他不在家,这一次身临其境,听着那撕心裂肺的惨叫。才明白女人生孩子有多么艰辛和痛苦,也终于理解她为什么一直不情愿生孩子了。

    仔细想一想,他这两个孩子都够不省心的,一个到了月份死活不出来。一个没到月份就急着出来。好在都是有惊无险,若是有个万一。他说不定就要失去她了。

    一想到这个,他就后怕不已。

    加上虎头,叶知秋也算是带过三个孩子的人了,心知孩子是这世上最让人抗拒不能的东西。虽然有时候很讨嫌。但是绝大多数的时候还是讨人喜欢的。

    天下的母亲一个样,每次生产的时候都会发誓再也不生了,一旦孩子降临。就把所有的恐惧和痛苦都抛到脑后,只剩下幸福和喜悦了。

    “顺其自然吧。”她微笑地道。

    凤康听她这话里透露出并不介意生老三的意思。便轻轻地抱住她,动情地道:“知秋,能娶到你是我今生之幸。”

    叶知秋没有力气跟他起腻,便笑道:“你的心意我知道了,不过我现在很累,想睡一会儿。

    十一不是来了,你不去陪他不要紧吗?”

    凤康“哎呀”了一声,“我怎么把他给忘了?

    知秋,你好好休息,我去安置了十一,再回来陪你。”

    叶知秋点了点头,“嗯,你快去吧。”

    凤康在她额上亲了亲,又嘱咐了桂粮几句,才匆匆出门而去。

    叶知秋睡了一阵子,就被下学回来唯儿吵醒了。

    小家伙知道自己有了妹妹,闹着要抱。元妈怕他把孩子给摔了,便让他坐在榻上抱了一小会儿。

    抱完了妹妹又磨磨蹭蹭地不肯走,在床前转悠了一阵子,便踢掉鞋子爬**,钻进叶知秋的被窝里,忧心忡忡地问道:“娘,你和爹以后是不是只疼妹妹,不疼我了?”

    “怎么可能呢?”叶知秋在他小脸上捏了一把,“我和你爹还是会疼你的,只不过因为妹妹年纪小,会多疼她一点点。”

    唯儿闻言便撅起嘴巴,“本来爹娘疼我十分的,有了妹妹就只能疼我不到五分了,那我不是吃大亏了?”

    叶知秋被他逗得忍俊不禁,“我们都疼你好几年了,你妹妹才出生一个多时辰,我们只多疼她一点点,你就觉得自己吃亏了?”

    唯儿眨着大大的眼睛琢磨了一阵子,把脸埋在她怀里嘻嘻地笑了,“是妹妹吃亏了,以后我和爹娘还有鸣儿哥哥一起疼妹妹。”

    “这就对了。”叶知秋在他背上拍了拍,“你哥哥应该快回来了,你去门口迎他一下。娘暂时下不了床,你爹要陪你十一叔,一时半会儿回不来,晚上你就跟哥哥一起吃饭。”

    “哎。”唯儿答应,麻利地下了床。

    叶知秋微笑地目送他出了门,重新躺下,便瞥见枕边多了一张纸。捡了展开来看,只见纸上龙飞凤舞地写了一个“湄”字。

    她瞧着这字迹有几分熟悉,端详半晌,越看越像凤帝的笔迹。

    她心下吃惊,忙叫桂粮将唯儿喊回来,举着那张纸询问:“唯儿,这是你掉的吗?”

    唯儿伸手在袖子里摸了摸,把头用力点了一点,“是唯儿掉的。”

    “这张纸你是从哪儿得来的?”她追问道。

    唯儿眼珠子转了转,跟她讨价还价,“我跟娘说实话,娘不能训我。”

    “好,娘不训你。”叶知秋应承道。

    “是两个老爷爷给的。”

    “哪来的老爷爷?什么时候见到的?”

    “今天下学以后,我和蛋蛋去村口玩的时候遇见的。”

    蛋蛋是李大有和李梅的儿子,比他大半岁,两人经常一起玩。他所说的村口,是秋叶村的村口,跟扩建以后的府城只隔了一条人工河。

    叶知秋担心他掉进水里,轻易不许他到那里去。只是她此时顾不上追究他不听话的事,急急地问道:“那两个老爷爷长什么个样子?”

    唯儿想了一想,便拿手比划着,“一个老爷爷这么高,留着这么长的胡子,说话笑眯眯的……”

    又做了一个弓腰的姿势,“一个老爷爷是这样的,干干瘦瘦的……”

    叶知秋一下子就想到了凤帝和汤远修,忙问道:“两个老爷爷给你这张纸的时候都说什么了?”

    “老爷爷说是送给妹妹的,让我好生收着。我知道我有妹妹了,就赶快回来了。”

    叶知秋已经很确定唯儿见到的人就是凤帝了,唯儿这一辈的凤家女儿名字里都带水,这个“湄”字定是凤帝给她女儿取的名字。

    因得知凤帝还活着激动不已,忙让桂粮拿着那个字去通知凤康。

    凤康派人找遍了清阳府,也没有找到凤帝和汤远修的踪影。那两个人神不知鬼不觉地来到秋叶村,又神不知鬼不觉地消失了。

    虽不知道凤帝在外这许多年有过什么样都是奇遇,又是如何控制住瘕痛症病情的,总之人还活着,他也能安心了。按照凤帝留下的字,给女儿娶名“凤伊湄”。

    (全文完)

    ——(未完待续)(www.. )

Copyright © 2018 天龙八部小说阅读网 All rights reserved.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色情小说,一经发现,即作删除!举报邮箱:88888888@qq.com

本站所收录小说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于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客服邮箱:88888888@qq.com QQ:888888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