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三回 何去何从【大结局】

作者:执往昔 | 发布时间:2018-07-27 23:04 |字数:7998

    青峰刺出,熊淍已避无可避。

    只此轻响一声,熊淍的肩头已绽开血花,猩红溅了满地。

    “砰…”

    熊淍身在半空,猛地一记豹尾脚踢在李虹秋的下颚,身形借力倒射而回。

    李虹秋剑锋疾转,顺势接连二次反刺而去,剑尖直指熊淍的胸膛。

    “飕。”

    兀地,一道青锋剑影探了过來,这是一柄仅有两指宽的窄剑,斜插而入,上挑而來。

    “剑卿,你真要反我?”李虹秋突见窄剑刺來,赶忙向后一踱步,避了开來。

    柳剑卿的手还颤抖着,先前他并未动手,只因为李虹秋这数年來待他的确不薄,但先前那一剑他若不出手,熊淍若是受创,自己又如何对得起老主人?

    “动手吧。”柳剑卿微闭着双眸,手倚窄剑看着李虹秋,颤抖着开口。

    熊淍此刻也已经稳住了身形,双手发力紧攥湛泸,强横地内劲骤然自周身爆发。

    李虹秋闻言,却是轻轻地冷笑了一声,看着二人,一言不发,只是静静地看着。

    半晌后,李虹秋的笑意全无,握剑地手因为用力过大,指节都变得青白。

    “莫说你二人,即便是整个武林与我李某人为敌,又能奈我何?”李虹秋哈哈仰天长啸一声,笑声如雷。

    “砰…”

    身形骤然飙射而出,化为一道黑电,手中青锋宝剑连刺。

    熊淍和柳剑卿见状,自然不会示弱,当下两人各自倚剑,倚剑冲锋,斗作一团。

    三人剑影纷错,李虹秋剑速极快,完美地诠释了剑走轻灵一词。而至于熊淍,湛泸宽重,以剑当刀,可谓厚重。柳剑卿窄剑叮当刺去,每一剑都凌厉 。

    两人一起对付李虹秋,一时间倒是僵持了起來,可谓不相上下。

    “九道,明年的今天,便是你的忌日。”熊淍爆吼一声,湛泸高举,领悟的那分剑意融入,紧接着内劲猛啸,似游龙般周身气旋大绽。

    李虹秋脚步后撤,显然熊淍这一剑,让他也感到了生命被威胁地冰冷,但箭在弦上不得不发,三人今日已是不死不休,何必心生惧意?

    “我说过,今天你们谁都不会活着走出九道山庄。”李虹秋眼瞳微冷,看着面前的两人,轻掀刀唇,冷语开口。

    熊淍的湛泸在此刻突然爆发了出去,如似在剑冢山腰那一剑般,剑未到,意先至。

    “轰隆隆……”

    周身山庄的墙体瞬间崩裂开來,无数裂痕密布,砖墙碎瓦无数。

    这一剑,剑意与剑气交织。

    生与死的较量。

    李虹秋竟不退却,反而是弓步冲锋,手中青锋宝剑就欲迎上。

    “老大…”猛地,一声嘶吼传來,紧接着一道黑影飙射而來,这人轻功很好,速度疾快,转眼已插身于战局,甚至连柳剑卿都未反应。

    “噗……”

    湛泸到了,血滴落。

    贯穿的不是李虹秋,而是那道插身的黑影。

    暗河杀手,鸿雁。

    “果然如我所料,李虹秋你一代武林宗师何必要沾染鲜血创立暗河?”熊淍看到鸿雁地一刻就明白了,试问若不是暗河领袖,鸿雁何必赴死?

    李虹秋沒有去跟鸿雁说话,先前湛泸那一剑根本连给鸿雁说话的机会都沒有,他的双瞳已经满布死寂。

    “想不到,我的拦路猛虎竟是你个黄口小儿。”李虹秋轻轻笑了笑,开口自嘲道。

    熊淍双目一寒,淡然开口道:“人算不如天算,正道之人,当斩奸除恶,行忠义之事。”

    李虹秋笑了笑,只是突然自腰间卸下了一个烟花爆竹,未待熊淍反应,指天一甩,烟花已升空炸开。

    “砰…”

    灿烂地火光映在天际,似是晕开了层云。

    熊淍沒有去拦,因为他知道是徒劳,况且他恨不得杀了每一个暗河的人,即便李虹秋发信号将他们都召过來,熊淍也只会更加开心。

    “呛啷啷……”

    无数地刀剑铿锵声竟自山庄外冷冷作响,声势震天,兵戈相向。

    李虹秋愣住了,熊淍和柳剑卿也是如此。

    “难道李虹秋的手下自己反了?”熊淍的心中甚至有了这个荒谬可笑的想法。

    紧接着,一道黑影骤然掠了进來,黑衣黑甲,手持一柄弯而细长的钢刀。

    小楼一夜听春雨、天下谁人不识君。

    圆月弯刀,卜鹰。

    “你也來了,看不出,李虹秋的号召力倒是不小。”熊淍看到卜鹰,只是轻轻地淡然笑了笑,但却并未有什么面色变化。

    剑客的心,本就该无情,无惧。

    卜鹰闻言,也笑了,刀唇上挑,看着熊淍道:“我并非帮他,而是來助你。”

    熊淍一愣:“你助我?”

    柳剑卿在一旁看着卜鹰,正所谓艺高人胆大,他柳剑卿可做不到熊淍那般淡然,而是窄剑紧攥,谨防万一。

    “是我叫他來助你。”一声娇喝自天际传來,紧接着一张令熊淍感到熟悉的陌生面孔映入眼帘。

    这是位女子,绝美地女子,比夏芸少了一分柔弱,却多了几分英气。

    手倚**剑,看得出亦是习武之人。

    但让熊淍熟悉的,却是她的脸庞,像极了好兄弟岚的面庞,若不是面前的她是女子,他甚至以为她便是岚。

    熊淍认识她,那个在丐帮之主红莲花手下给自己助拳的岚家小姐。

    “你是岚凤?”熊淍不自觉地启唇发问道,那是灵魂的好奇。

    女子宛然一笑,她的眼眶有些湿润,看着面前的熊淍,突然婉转上前,有些颤抖的素手扶在熊淍坚毅的面庞上,略带哭腔的柔声道:“淍儿,你还认不出我么?”

    熊淍愣在当场,面庞传來的点点温热,让他不自觉地感到爱的悸动,磕绊着道:“你……你是?”

    面前的女子浅浅一笑,缓缓辫起了乌黑的秀发,飘逸幽香的长发束起,在熊淍眼前的,可不正是他唯一的兄弟。

    “岚,真的是你?”熊淍呆若木鸡,不敢相信的开口发问道。

    他沒有去问岚为什么是女儿身,与见到他相比,一切其余的解释都不重要。

    女子点了点头,突然紧紧地将熊淍拥入怀中,教人窒息般的用力,因为怕失去。

    熊淍很配合,他在此刻很放松,仿佛在这一刻生死都都与自己无关,忘记了那虎视眈眈的李虹秋。

    实际上,李虹秋也动不得,卜鹰的圆月弯刀始终在手。

    “李虹秋,我可以帮你,但我要湛泸,也只要湛泸。”天际再度一道喝声传來,紧接着白衣胜雪地倚刀汉子再度蹿了出來。

    关外飞鹰、霍飞腾。

    李虹秋看了一眼霍飞腾,又看向卜鹰和熊淍等人,狠狠地点了点头道:“等外面我的人冲进來后,便一起动手。”

    “你的人?怕都已死在锦衣卫手下了。”卜鹰哈哈一笑,有些阴冷的道。

    李虹秋闻言一愣,半晌后怒道:“你竟擅自调动锦衣卫?”

    “并非擅自。”卜鹰轻轻一笑,紧接着将腰间的金色卷轴拿了出來,横在众人面前。

    九道盘龙图样,圣旨…

    卜鹰戏虐的看着李虹秋,开口道:“九道,当年你对我造成的伤害,今日百倍奉还,还不束手就擒?你以为你还有机会?”

    李虹秋看着卜鹰,眼瞳里充斥着疯狂,半晌后,突然盯着熊淍道:“你这个沒良心的废物,我将女儿送给你当媳妇,你竟敢杀我?”

    “女儿?”熊淍一愣,看了看面前的岚凤,而在此刻他的脑海里突然蹿出一道倩影。

    夏芸。

    李虹秋突然伸手撕向自己的脸庞,猛地“嘶啦”一声,一张人皮面具突然连带着发髻一同抛向天空。

    “夏……夏盟主?”熊淍看着面前的李虹秋,此刻眼前的哪里还是仇人九道?俨然便是昔日翠华峰顶的夏惊云。

    李虹秋看着熊淍,突然仰天大笑道:“哈哈哈……既然走到今日,我也不怕告诉你,我还有另一个身份。”

    此刻就连卜鹰都已经愣住了,在场众人无不惊,熊淍尽量压制心中的惊讶,开口问道:“还有什么?”

    李虹秋双瞳死锁熊淍,戏虐的开口道:“血麒麟。”

    “西域十三峰主?”卜鹰吸了口凉气,紧接着转头看向熊淍,以他的见识,自然是知道逍遥子当年与血麒麟的对决。

    熊淍此刻也已经愣在当场,他根本不明白这一切是为什么,中原武林的正道领袖和西域邪峰之主是一人?

    “你早该有机会一统江湖,何必等到今日?”熊淍手倚湛泸,看着面前竭嘶底里的夏惊云。

    夏惊云狰狞的森然一笑,看着熊淍,一字一顿道:“我想他死,熊小子,我不是输给你,我是输给了天,输给了你身后的无数锦衣卫。”

    熊淍看着夏惊云,心中如似刀割,他一定要杀了他,但夏惊云是自己女人的父亲……

    “杀了他,芸妹会恨我吗?”熊淍心中对自己暗暗问道,仰望天际,不知该如何。

    “锵…”

    兀地,剑身铮鸣,这是夏惊云的青锋宝剑。

    算了,让他杀了自己吧。

    熊淍缓缓闭起了双眸,等待着死亡。

    “噗…”

    剑贯躯体,鲜血四溅。

    “爸……”

    夏芸凄厉的嘶吼自屋檐上传來,紧接着倩影飞掠,笔直掠下。

    熊淍睁开了眼,夏惊云的脖颈上醒目的鲜血淋漓,紧接着看去,夏芸不知何时已经扑在了夏惊云身旁,泣不成声。

    “芸妹……”熊淍看着面前的夏芸,心被狠狠地揉了一下。

    夏芸闻言,抬起头,看着远方的熊淍,瞳子里沒有杀意,沒有爱意,只有平静。

    默默起身,夏芸抱着父亲夏惊云的身体转身便走,朝着山庄外走去。

    倩影婉转,莲步生花。

    “芸妹……”熊淍呼唤了一声,抬手便欲抓去。

    夏芸沒有理会熊淍的呼唤,就那般木然的前行,好似丢了魂魄,教人不觉心酸。

    “熊哥。”岚突然在熊淍身旁开口唤了一声。

    “啊?”熊淍回首,但下一刻,眼瞳骤缩。

    一对唇瓣印在了自己的唇上,微微的冰凉,甚至包含了不舍。

    熊淍的大脑懵了,还未反应,倩影已去。

    “我知道,我沒能配在你身边,我不会怪你。”岚抽身一闪,已经消失在庭院中,渐行渐远。

    卜鹰和柳剑卿都已默默离开,沒有惊扰旁人,徒留熊淍。

    熊淍四顾左右,看着两个不同方向消失的倩影,心中空了,他不知道自己应该追随哪一缕香,哪一道倩影。

    何去、何从?

    人生的岔路口,沒人知道往哪走。

    随心走,随梦游……

    笔落惊风雨,诗成泣鬼神。

    铁肩扛道义,妙笔著文章。

    天下沒有不散的宴席,故事总会有结局,但这份精神会传下去。

    纸上春秋,笔下江湖。

    时光不老,武侠不灭…

    【全书完】

    PS:《剑啸残阳》会改二稿的,亲们的童鞋们,感谢一直的支持,我们下段传奇见。

    本书首发来自17K小说网,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R405(www.. )

Copyright © 2018 天龙八部小说阅读网 All rights reserved.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色情小说,一经发现,即作删除!举报邮箱:88888888@qq.com

本站所收录小说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于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客服邮箱:88888888@qq.com QQ:88888888